尤物小说

姹女奇功

  无锡地方富庶,农工商业发达,外号“小上海”。

  一座华丽大院,大门敞开,门内仍然是宽敞平坦的鹅卵石路面,路面左右两侧各自以本块隔墙,墙内另外紧着密绸,此时皆传来阵阵欢呼声。

  哇操!难道是‘妙戏’已经上场啦?推开左侧路侧拱门,便见院中有八处鱼池,池畔计有近百人坐在石椅上钓鱼或捞鱼,另有百余人正在烤鱼哩!

  只要鱼儿被逮到,使有一阵欢呼。只要鱼儿被烤妥,便是一阵招呼声。

  吐操!好热闹呀!推开路侧拱门,立听:“咻……‘连响及吱喳乌叫声,只见百余人分别站在五个’室内森林‘引弓射鸟。

  这五个’室内森林‘分别以长杯及木块配合密线,搭建而成。大小鸟儿在密线下之半空中惊飞,’猎人‘则在地面引弓射箭。

  在五个’室内森林‘附近共有八处凉亭,亭中亦备妥烤鸟之设备,此时正有近百人在烤鸟及吃鸟。

  哇操!这就是’包你爽‘及’你会笑‘吗?如何’发大财‘呢?咱们再朝里面瞧瞧吧!

  沿着鹅卵石路面继续向前行,便是—扇大红门及高墙,门上写着’非请勿入‘四个斗大的白字。

  大红门右前方设有一桌椅,一位青年人大椅上,此时,正有一位锦服中年人含笑步向青年。

  青年立即起身笑道:”恭迎钱爷光临惠顾!“中年入立即低声问道:”她有空否?“”有!有!钱爷肯赏脸,她敢设空吗?请!“说着,她立即打开侧门恭身面立。

  中年人嘿嘿一笑,立即快步入内。

  只见中年人在经过青年身旁之际,掏出一物塞入青年的怀中,青年立即恭声连连道谢不己。

  中年人一入内,青年立即关门返座。他一取出怀中那锭小银块,嘴角便浮现笑丝。

  此时,正有两位少年双手各拿一双烤鸟边吃边行向青年,青年—见到他们,嘴角立即转现不屑之笑意。

  右侧少年呸一声,立即将啐屑吐在地上。

  光瞧这门碎骨,便知少年平日难得吃烤鸟这类妙物,所以才会嚼得如此啐及吸得如此干。

  青年见状,立即起身喝道:”捡起来,捡干净。“那少年先瞧地面,再瞧青年道:”捡什么?“青年大步上前,指看地上之啐骨道:”捡干净。“”捡什么嘛!你明早顺便扫一扫就得啦!“”住口!妈的,免费给你们玩箭及吃鸟,你们却乱吐碎骨,你们实在太不上路啦!捡干净。“立见另外那位少年道:”大哥,又是’你们‘,我没吐呀!“”妈的,你也是一样的货色啦!我已经注意你们三天啦!你们是不是又要打算溜人内啦?“”大哥英明,小弟实在想入内大开跟界一番帮帮忙吧!“”帮忙?哼!我若帮你们,谁来帮我呀?“”请大哥指引明路。“”指引明路?

  那条明路?该是通往地府之’冥路‘吧?“”大哥真幽默,请大哥大慈大悲指点小弟二人该如何入内?“ .”哼!每口皆有那么多人进进出出,你不会问呀?“”小弟问过呀!可是,他们只提及’贵宾卡‘,却没指点如何弄’贵宾卡‘,请大哥指点一下吧!“”你进过学塾吗?“”进过,三字经,百家诗,千家文,倒背如流。“”哼。你明白’贵宾‘之意吗?“”高贵的来宾,是吗?“”不错!你们配吗?“”大哥,你别瞧外表呀!小弟未曾作奸犯科,挺高贵的哩!“”笑话,我也没有作奸犯科,可是,我只配坐在此地,你们这付德性比乞丐强不了多少,还不快滚。“”大哥,你这话太伤人啦,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别看我俩一身布衣裤,我俩说不定是故意作此打扮的公子哥儿哩!“另外一名少年立即道:”对,皇帝微服出巡,也是这付打扮哩!“青年立即瞪道:”妈的!皇帝?你快捡地。“”我……“”你若不捡,别怪我扁你。“说着,他已经挽袖备战。少年后退道:”你太没风度了吧?“mpanel(1);青年抢拳追道:”你究竟捡不捡?“”不捡,大丈夫说不捡,就是不捡,呸!“说着,他吐口痰及转身奔向牌楼。青年道:”妈的!“—句。

  立即追去。

  另外一名少年立即奔向大门。青年心知中计,立即止步喝道:”站住!“少年头也不回的推开侧门,立即入内。另外一名少年便笑嘻嘻的站在远处啃鸟肉。

  却听’砰!‘一声,侧门一开,那位少年已似垃圾般被掸子同,立听他’哎唷!

  ‘一叫,便摔落在桌前。

  右额当场淤紫一大块。他刚欲爬起来,青年已经上前一脚踏向他的脸。

  他啊了一声,向外一翻,立即跃起快奔。青年大步上前,立即抓住他的右肩。

  ”哎唷,轻点,大哥,轻点!“”妈的!你这个小杂碎竟敢对我耍这一套,我今天如果不才识你们一番,你们还真会没大没小。“说着,他已经抡拳欲捶。倏听左侧拱门传来一声:”慢着!“便飞出一物。

  那是一个约有掌心大小的薄铜片,它呈心形,上下各有一个’喜‘字,正是’喜欢你‘之’贵宾卡‘。

  它从拱门内飞出,立即绕飞向青年。青年见状,立即伸手接住它。’贵宾卡‘果真又贵又生,青年的左掌刚接住它,便觉得—阵疼痛,他一摊掌,便瞧见掌心已经红肿。

  他心知已经遇上高人,立即推开少年及捧卡迎去。

  只见一双锦靴先行伸出门前,青年专靠这对’照子‘辨识贵宾,他立即知道来人乃是不是普通的’有钱郎‘。

  他立即硬挤出笑容迎去。

  只见一位头戴文士巾的蓝绸德衫青年步出拱门,青年乍见蓝绸青年文全巾上之那块碧玉,他的神情立现谄媚。

  那两位少年立即互视一眼,却没啃半声。

  青年快步上前得礼道:”恭迎公子大驾光临,请收回贵宾卡。“儒衫青年取回贵宾卡,便望向那两位少年。

  青年立即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有必要报名吗?“”不!不是,请公子别误会,小的目睹公于容貌俊逸绝伦,龙行虎步,心必非俗人,仰慕之余,情不自禁的提出此事。“”好口才,听着,花天酒地,光光溜。“青年立即一怔!方才曾闯入侧门之少年立即道:”龙新剑。“青年叱道:”胡说什么?“儒衫青年嘿嘿一笑,道:”不错,我便是龙新剑,有赏,接住!“说着,他便将贵宾卡掷向少年。

  少年接住贵宾卡道:”它是我的啦?“”正是!“”哈哈!谢啦!喂!开门!“那青年立即一怔。 :少年扬卡昂首道:”看门狗,开门。“ . ’青年只好快步上前开门。 ‘少年哈哈一笑,立即入内。

  儒衫青年淡然一笑,立即行向左侧拱门。

  另外少年立即快步跟去。看门之青年原本欲喝住少年捡碎骨,可是,他的念头一转,立即入内取出帚箕迅速的清理着。

  且说,另外那位少年跟着儒衫青年步入拱门不远,他一见青年拿起钓具,他便跟着拿起钓具行去。

  好久,他已和青年坐在池畔钓鱼。

  ”龙大哥,小弟姓沙,单名米,多指教。“”沙弥?你是出家人?“”唉!不是啦,沙子的沙,米饭的米啦!“”沙米,挺有意思哩!“”咳!吾家小康,听说小弟生下前后,曾经刮风,家中饭锅之米拈了不少的风沙,所以,先祖便替小弟取名为沙米。“”哇操!大有来历哩,昔年岳飞诞生时,大鹏临屋,你出生时,完高临锅,不筒单,不简单。“”咳!饭桶面已。“”你太客气啦。听你噪音,似乎不是本地人哩!“”是的,小弟来自黄土高原。“”哦!挺远的哩。听说那儿的人因为经常与大自然搏斗,意志特别坚定,又似黄土般粘人,惹不得哩!“”大哥过奖,小弟乃是饭桶,大哥,鱼上拉!“龙新剑一扬竿,立见一条大逾手掌之鱼儿振尾挣扎着。

  沙米拉线收钩,立即将鱼放入水,道:”沙米,你那哥们叫什么名字?“”完高。“”碗糕,怪名字。“”不,他是完美的美,高尚的高。“”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油饭碗糕的磁糕哩!“”哈哈,你叫沙米,他叫完高,若凑在一起,岂非变成’哈米碗糕‘,哈哈!

  有意思,你们真是最佳拍档“。

  ”咳,龙大哥真幽默。“”碗糕是你的同乡吗?“”是的,我们在同一村子长大,去年家乡闹饥荒,只好出外求生。“”家中之人呢?“”听说尚在,不过,又瘦又病矣!“说着,他徐徐收竿,又将鱼掷入水中。龙新剑问道:”碗糕的家人呢?“”听说只剩下一弟及一妹,不过,皆成富家奴。“龙新剑轻轻点头,立即取出一个小袋道:”收下,回家吧!“”这这是什么?“”几张银票而且。“”不,咱们萍水相逢,我们岂可受此大恩。“”哈哈!龙新剑者,龙新剑再赚也,拿去。“”这我们承当不起呀!“”俗透了,相逢即是有缘,哈哈!“说着,他已收竿起身欲去。

  沙米忙起身道:”龙大哥欲何往?“”遍游天下!“”小弟该如何报恩。“”施恩岂望图报。“,”小弟惶恐之至。“”哈哈!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也,该用用,是吗?“”是,小弟日后若方便,宣传协助急难之人。“”好,真好!哈哈!“龙新剑立即愉快离去。

  沙米一打开小袋立即怔住啦!因为袋中不但有一叠银票,而且,尚有三粒拇指大小的圆亮小珠,以沙米的常识,立即瞧出它们乃是贵重之时珠。

  他翻阅那叠银票,立即全身一震。

  它们一共有六张,每张皆是一千两银子,而且是官方所经营之正宗银庄之银票,绝对不是’佛仔票‘也。

  沙米在刹那间,使有上万两银子,他岂能不怔!龙新剑和他只是萍水相逢。却如此大方的致赠巨银,而且不望图报的立即离去,龙新剑究竟是什么角色呢?他征了一下,便收下小袋及望向四方。

  只见欺侮之人正兴奋的钓鱼及捞鱼,根本没人注意他。

  沙米便坐在池畔边沉思。

  鱼儿早已吃光蚯蚓,正在挣扎不已,他却浑若不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突听一声:”小和尚,你在思春呀!“来人赫然是完高。沙米摇头道:”碗糕,你回来啦!“”是呀,小和尚,你在发什么呆呀?怎么连鱼儿上钩也不知道呢?“沙米苦笑一声,便收竿敢走奄奄一息之鱼儿。

  完高一瞧四周,问道:”龙新剑呢?“”走啦!“”什么?他走啦!他的贵宾卡还在我这儿哩。“”你瞧瞧袋中之物吧!“完高—瞧袋中之物,立即啊了一声。

  他一收袋口先瞧瞧四周,再低声道:”小和尚,你从那儿’剪‘到的?“他立即叙述详情。

  完高喃喃自语道:”世风日下,想不到还有这种人,难得!“”碗糕,咱们如何自理这袋财物呢?“”这交给大姐处理吧!“”我也是打算如此做,走吧!“”等一下,你不想听听门内风光吗?“”聊聊吧!“”妈的?你在此地钓鱼,门内那些有钱大爷却在钓美人鱼,只要马仔同意,还可以当场快活埋!“”真的中医?你快活了吗?“”呸,呸!我尚是在处男,我的贞操岂可毁在这些’公共汽车‘上呢?我只是瞧瞧而已啦。“”哈,少清高啦!你没银子,马仔岂肯脱裤子呢?“”妈的!我真的没兴趣啦!“”没兴趣,怎么会进去如此之久呢?“”里面尚有赌坊呀!五花八门,什么都赌哩!“”真的呀?有没有人赌呢?“”有!客满哩!“”妈的,我明白啦!他们免费供人射鸟及钓鱼,原来是利用这些人替他们作掩护,妈的!“”是呀,庄家只需一次通杀,便够此二处开销一、两个月啦!“”哇操!赌注如此大呀!“”当然。你还记得洛阳那位玲珑公子吧!“”记得,他挺骚包的哩,他也来此地赌啦?“”不是,他做庄!“”做庄?他是此地老板呀?“”不是!“”他是股东之一呀?“”不是!…’别吊胃口啦!“”他精干啦!靠打工还债啦!“”真真的呀?“”我干嘛要骗你,大姐没料错,此地果真大有文章,走!“”好!“两人立即离去。无锡有二山,惠山位于城西,锡山位于城西南,锡山高不及惠山之半,气势上亦远有及惠山之半所以,游客罕至。

  不过,位于锡山山下之”锡窑“却是鼎鼎有名,它不但在无锡出名,更有苏杭人士不辞远道前来报到哩。这些人来锡窑干什么呢?此窑非彼窑,它乃是正宗的陶瓷窑,并非姑娘卖窑子,千万别以‘有色眼光’来瞧它。普天之下,陶瓷窑至少有一万家,而且手工精细者彼彼皆是,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来锡窑呢?而且锡窑之产品至少比别人贵上十倍呀!兵家有云:”兵在精,木在多“,锡窑之产品并不多,上月初,它就专门为京城一位达官烧出一个孝子祝寿瓷盘。那位孝子乃是那位达官。

  那位寿翁便是达官之恩人,亦是当今进行宰相魏里。锡窑主人只根据两幅书,便雕烧出栩栩如生之孝子祝寿。盘,当场令那位达官叹为观止有喜出望外。听说,她们达官所付出之赏银运逾双方当初钩定之工资,至少抵得上锡窑平日烧上十年之全部所得哩!锡窑因而更加有名啦。

  锡窑主人夏雨更加有名啦。提起夏雨,锡窑城民皆知道她是一位才气横溢,却脾气古怪的女企业家,城民对她可说是贬褒皆有。她今年大约只有二十出头,长得眉清目秀,身材亦不赖,加上手好托及锡窑,可说是男人心目中的理想对象。谁若娶了她,至少可以减少奋斗二十年。可是,锡窑大门口却高一面书有‘谢绝红娘’之木牌。

  而且只要有人登门说媒。立即被送出大门。甚至连知府大人史龙亦曾经因说媒而被当场‘三握出局’哩。黄昏时分,锡窑的工人准时下班,偌大锡窑便只剩下夏雨和她的婢女小雨,两人正在工作间低声交谈着。倏听远处传来:”吱吱吱喳!“鸟叫声。

  夏雨双目—亮,低声道:”他们自传来啦?“”小婢去瞧瞧!“”留心有否他人‘咬尾巴’。“小雨立即应是离去。不久,沙米及完高已经先行进入工作间,两并肩一站,立即欠身点头道:”大姐,你好!“”坐!自己斟茶吧!“”谢谢大姐。“夏雨吁口气道:”出了什么事?“沙米忙道:”大姐,你先瞧瞧袋中物。“说着,他便拿出龙新剑所赠之小袋。夏雨一一瞧过明珠及银票,又仔细瞧过小袋,方始问道:”小和尚,你是不是突然手痒又弄了一票了?“”不敢,小弟岂敢自毁谎言。“完高忙道:”大姐,它是龙新剑赠送的。“”嘎!是他,他为何如此做?“完高立即叙述详情。夏雨边听边思考,完高一说完,她立即点头道:”他果真似传闻之人,你们打算如何支配这笔财物?“沙米忙道:”请大姐处理。“完高忙道:”是呀!大姐任重道远,请笑纳!“夏雨微微一笑,摇头道:”别辜负他的心意,你们就返乡济助贫民,顺便代我巡视一下吧!“完高代道:”大姐担心龙新剑会追查吗?“”不是,他不是这种人,我只求心安而已!“沙米道:”大姐,你正需要用钱,留下一半吧。“”不妥!“”是!“”你们可有探出喜欢你之内幕?“完高立即叙述入内观光之经过。夏雨点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可惜尚未查出幕后主使者。“完高忙拿出贵宾卡道:”大姐,小弟有此卡,可以进去查。“夏雨接卡一瞧,点头道:”此卡铸工甚细,右下角尚有暗记,仿造之时,稍一不慎即会露出马脚,可见这批人不简单。“完高惦忙问道:”大姐欲仿造它呀?“”不是,此卡暂放此地,你们该启程啦!“”嗯!我出去走走,你自行用膳吧!“”是!“不久,夏雨已经易容为一位中年书生入城。

  ‘泥人酒楼’乃是无锡第—大酒楼,它设备豪华,服务亲切,料理可口加上主人交际甚广,故经常座无虚席。泥人酒楼,主人姓黎,单名华,听说其双亲生前一直替人理发,他出生之日适逢‘刀砧日’,故取名为黎华。黎华幼逢艺人调教十年,不但练得一身好功夫,而且巧得一笔横财,所以,他年方二十五岁,便拥有泥人酒楼。他今年已逾四十,不仅拥有一妻—女,更有不少的财富,所以,他广结善缘,可说是无锡第一级棒的知名人物。为了表示尊敬,人人称他为‘华叔’。黄昏时分,泥人酒楼便已经座无虚席,院中尚有三十余人坐在椅上品茶,随时等待座位哩!这是华叔的巧思,客人们亦乐得等候。酉年之交,酒客们来来去去厅中楼上及楼下仍然座无虚席,院中则多达五十余人在候座,不过,他们皆愉快的品茶聊天。倏听街道传来‘夺夺!夺!’声音,不久,一位黑袍老者已经拄拐来到泥人酒楼之大门口。

  这名老者只剩一条腿,而且斜目歪嘴,脸上双颊更有三条剑疤,胆小之人若乍然瞧见,肯定会大吓一跳。泥人酒楼之小二见多识广,立即哈腰陪笑道:”欢迎大爷光临。“老者嗯子一声,立即拄拐入内。小二唤句:”大爷请稍候“便奔去截住他。

  老者斜蹬他一眼,便拄拐而立。”大爷,厅中已客满,请在院中稍坐。“者者冷冷的道:”你认为老夫会直接入厅吗?“”是是的!“”好!老夫就入厅。“”大爷,您……“老者冷哼一声,便拄拐跃去。小不便多搁,立即退向左侧。

  老者便在院中诸人注目礼之下,跃入厅中。厅中不但庄无虚席,而且行酒划令,热闹纷纷,老者朝厅中入口处一站,居然没有一名酒客注视他。老者脸色立即一沉。

  掌柜见状,立即暗笑上前欲招呼他。老者冷哼—声,拐尖一扬,一双竹筷便飞至拐尖。附近之人立即一静。老者冷哼一声,左手夹起竹筷,便抖手掷向桌面,上所‘卜’—声,那双竹筷赫然已经贯穿桌面。酒桌乃是用坚固凝实的檀木载成,别说是竹筷,即使用菜刀吹,也不易一下子就将它砍透。可是,区区一双竹筷竟在此时贯穿桌面。一名酒客好奇的歪头一瞧,使瞧见桌下凸出寸余长之竹筷。他啊了一声,立即低头不敢瞧老者。楼上及楼下人全部寂静。静得落针可闻。老者冷冷的道:

  ”自认能比照辩理者,留下来,自认办不到者,滚!“喝声震耳,此者分明不俗。

  立即有一大票人欲起身离去。立见华叔含笑道:”请留步!“便快步自拱门后行出。

  酒客们便纷纷入座。华叔上前拱手道:”在下黎华,添掌本楼小生意,方才下人怠慢之处,尚祈您老多加海涵。请移驾后院上房吧!“老者冷冷的道:”李某一向言出必践。“华叔暗暗叫苦道:”天呀!真是铁拐李八这个考怪物。他今天自传突然来此地呢?我还是别得罪他吧!“却听楼上传来清朗的声音道:”好戏呀!好戏!“立见那位蓝绸儒装的龙新剑含笑从容下楼。华叔忖道:”这孩子凑什么热闹呢?

  真是不知死活。“他立即陪笑道:”李老,您稍候,在下立即送客。“”别急,这娃儿不服哩!“”这……他或许已醉“立所龙新创哈哈—笑道:”没醉。没醉,头仔,安啦,哈哈!“大笑之中,他已经走到铁拐李身前。铁拐李由龙新剑的笑声听出他的修为不弱,不过,却不够看,于是,他便不消的冷冷一哼!龙新剑拱手道”锈骨冰心,扫尽伪善,李老,幸会啦!“”喇!你认识老夫?“”首次谋面,不过,却已仰慕多年。“铁拐李听得心中—爽,神色一缓,道:”你是谁?“”花天酒地,光光溜溜,龙新剑是也。“”喇!原来是你,你意欲何为?“”龙新剑打算和李老打个小赌。“”十赌九诈,老者最恨赌字。“”小赌也!无伤大雅也。“”说!“”先请李老再现一次神技。“”你自认为办得到吗?“”见贤思齐,勉力—试。“铁拐李倏地拾拐朝桌面一敲,那双竹筷立即射出桌面,龙新剑鼓掌道:”透物潜劲,好功夫。“铁拐李拐尖—撬,那双竹筷便飞向他。他顺手一接,立即掷向桌面。‘卜!’一声,那双竹筷便又贯穿桌面。龙新剑鼓掌道:”神乎其技,李老,龙新剑若亦能将竹筷贯穿此桌,您老肯否赏脸与龙新剑上楼浅酌几杯?“”可?“”其余之人可否留在原处作陪?“”这“”他们在此作陪,并未违背您老方才之言,是吗?“”好吧!“”谢了,李兄,龙新剑就直接出筷,可否?“ ”可!“龙新剑从筷箸中敢出一双竹筷,便向上一抛。

  ”咻!“一声,竹筷在接近厅柱之际,力竭而坠。

  只见它翻转六下之后,突然准确的向往铁拐李首次贯穿之孔中,”刷!“一声,竹筷已经射入孔中。

  华叔暗道:”好服力,好巧劲!“铁拐李脸色一沉。

  龙新剑哈哈一笑道:”无意,天赐福份,龙新剑注定要见贤思齐,尚祈李老多加指教。请!“铁拐李沉声道:”龙新剑,你自认已经过关啦,“龙新剑焉身朝上一瞧,道:”竹筷已贯穿桌面呀!“”你一向如此投机取巧吗?“”破天荒第一次,海涵。“”算你行,走!“”是!请!“两人立即步上楼。

  华叔吁口气,立即亲自执壶持巾上楼侍候。

  龙新剑原本和一位中年人对坐在临窗座头,那位中年人已经‘上路’的自动认座,华叔立即上前擦拭坐椅。

  两名小二更是迅速的收拾桌面之餐具。

  不久,华叔斟茶道:”酒菜随后即到,请先品茶。“铁拐李立即抛出一锭银子。

  华叔道过谢,便不客气的收走银子。

  龙新剑含笑道:”李兄,多谢您赏脸。“”李老并无意惹下此事,是吗?“”不惜,巧思,玲珑心,你一定混得开。“”谢谢,龙新剑以茶代酒,敬你。“”行!“两便各啜一口香茶。

  ”李老,您一向罕到这种俗闹场所,今晚为何有兴光临呢?“”老夫另有私事,毋需多问。“”是,是。“”你是何来历?“”一介败家子,不敢污李老之耳。“”老夫不说,你便不说吗?“”不敢,龙新剑深知李老嫉恶如仇,耿直过人,龙新剑乃是花天酒地之败家子,岂敢惹您老厌恶呢?“”老夫不信,你眼神清澈端正,休故意装出放荡之状。“”龙新剑自责往昔之花天酒地,正在改进中。“”罢了,你既然不提,老夫欲不愿追问,不过,你可得告诉老夫,你为何来到此地,有否计划?“”龙新剑久仰无锡泥塑技巧,特来见识。“”你不会是为了‘喜欢你’而来吧?“”你既然不知,必然不是为它而来,不提也罢!“倏见华叔率二位小二行来,两人立即住口。 华叔俟小二摆妥八菜二汤及—小缸酒之后,立即含笑道:”二位尽兴,若有任何使唤,随时恭候。“说着,他们立即离去。

  龙新剑拍开泥封,立即道:”陈年状元红,好酒,龙新剑沾光矣!“说着,他立即斟了两大碗酒。

  ”略闻一二,李老快人快行,一向大碗酒及大口肉,是否!“”不错,你似乎挺老夫哩!“”李老奇人奇行,龙新剑久想效法矣!“”呵!好小子,有一套!“说着,他已端碗畅饮。

  龙新剑边端碗而饮边忖道:”哇操,果真是位怪老子,我何不多捧他一番,再俟机激他指点我几招呢?“铁拐李饮光酒,立即抓起碲膀猛吃。

  龙新剑抓起鸡腿,愉快的啃着。

  两人便愉快的取用酒菜。

  半个时辰之后,楼下虽然仍是客满,却无人敢上楼,不过,夏雨却默默的上楼坐在远处用膳。

  铁拐李问道:”龙新剑,你去过‘喜欢你’吗!“”去过。“”谈谈吧!“”好,喜欢你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免费供人捕鱼射鸟及烤食,后半部则包括赌博及女色。“”你赌过,玩过吗?“”赌海无边,色海无底,龙新剑仅过目而已。“”你对骰于精不精?“”勉可!“”老夫与人相约在该处掷骰,你愿意同行否。“”荣幸之至。“”好!很好!干!“”干!“夏雨忖道:”铁拐李打老远的来此与人掷骰,其中必然大有内情,我既然有贵宾卡,何不前往瞧瞧呢?“她便默默用膳。

  不久,龙新剑问道:”李老,您今年贵庚呀?“”六十一!“”老而弥坚,您出道已逾四十年了吧?“”不!老夫二十六岁始出道。“”李老出道至今,有何最难忘之事?“”最难忘之事?当然有啦,它便是你我今晚相会之事。“”荣幸之至,龙新剑尚暗疚哩!“”呵呵!毋需如此,老夫挺欣赏你的机智及反应哩!“”谢谢,若论机智反应,龙新剑不敢和赛孔明相比。“”哼!奸诈之辈。“”李老怎么如此批评他呢?“”哼!老夫一直如此批评他呢,他却不敢吭半声,若论机智及反应,除你之外,唯有飞女能令老夫点头。“”李老见过飞女吗?“”老夫目睹她自秦淮六邪安然脱身。“”秦淮六邪不是卦了吗?“”不错!你知是谁宰了他们吗?“”听说正是您老哩!“”不错!老夫痛恨他们以媚药及暗器对付飞女。“”哇操!飞女躲得了他们的‘烈妇淫’媚药吗?“”不错,老夫便是心折此点。“”她知道你宰了秦准六邪吗?“”老夫行事只问自己,不管其他。“”佩服,仰不愧天,俯不怍地;佩服,敬您!“”干!“两人便欣然各干一碗酒。

  不久,华叔抱来两缸酒道:”李老,请笑纳。“铁拐李嗯了一声,道:”亥中时分,备车送老夫赴喜欢你。“华权立即应是退去。

  龙斩剑低声道:”李老,您看此人修为如何?“”中上之流。“”此人既有如此修为,为何就此职位呢?“”随他去吧!干!“夏雨付道:”龙新剑为何如此注意他呢?他一定另有所图,我不宜主动找他,以免引起他的怀疑。“铁招李和龙新剑又干光—缸降年状元红之后,铁拐李打个酒呃道:”龙新剑,你的酒量挺不错的哩!“”龙新剑一向花天酒地,先有酒胆,后有酒量。“”呵呵!坦白的很,若非今晚有约,老夫颇想和你多喝些哩。“说着,他便偏头打量窗外的夜色。

  ”李老别急,尚有一刻钟哩,干!“”好,尽此一缸,如何?“”行!干!“两人便又干来干去。

  没多久,三缸酒皆已缸底朝天啦。铁拐李呵呵笑道:”龙新剑,过了今晚,咱们好好拼—场酒,如何?“”荣幸之至。“”走!“两人便欣然下楼。

  夏雨窥二人之步伐,付道:”好酒量,龙新剑的修为必然不止如此而且。我可得要仔细观察他。“她将一块碎银放在桌上,使默默下楼。

  不久,她目送龙新剑二人登车离去,她便朝相反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