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小说

按摩师的母爱

  我自小和母亲相便依为命,父亲在我十岁的时候病逝,把家里的重担一一交托给了母亲。母亲一向身体虚弱,除了每天早上要工作之外,晚上回家还要一边做家务,一边教我做功课,那时候我觉得母亲很伟大!

  转眼间过了五年,母亲因为过於劳累,不支病倒了,她这一病,把多年的内疾都全挤了出来,经过长期的医疗,终於把命给捡了回来,但她已失去了工作能力。随後付了一笔庞大的医药费用之後,家里的经济也出了问题,所有亲戚见了都退避三舍。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句话一点也没说错,爷爷的去世,大伯把我们的住所变卖,眼看即将无处楼身的时候,幸好我母亲多年好友祥嫂收留了我们。

  祥嫂是一名寡妇,被丈夫抛弃了,在无子无女的情况下,抛出身子当了按摩女。以前这是一份不受人尊敬的行业,她把得来的血汗钱用来照顾我母子两人身上,我和母亲还一直都不知道!

  我也在那年辍学了,结束我的童年生涯,开始迈向人生的第一步。十五岁的我,想找寻一份工作可不容易!那时我思想未成熟,在金钱物质的引诱下,最後踏进了黑社会。我的工作是欺骗无知少女,让她成为我们的摇钱树,就这样过了三年,我得到的回报是金钱,付出的只是精子。

  十八岁的我长得俊俏,不需要再去学校骗无知少女,被社团安排到一间按摩院做男妓,主要的客户是女性和阔太之类。当我第一天踏入按摩院的时刻,内心充满希望,我知道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机会,而且能?让我满足一切,包括物质上的享受,所有的金钱丶名车丶大屋,都在等着我,因此也下了决心,一定要全力以赴!

  我第一天上课,见导师已在房中等候,急忙上前请安。当导师回过头的一刹那,我似乎要掉头就跑,原来教我按摩的导师,竟然是我们的恩人- 祥嫂!

  她见了我之後,也吓了一跳!最後还是她打破闷局说:「小忠,你不会是进错房间了吧?」

  我说:「我…是…来…上…课。」我害怕地说。

  她说:「我是来教课的,只有一个学生,那该没错了!」我说:「我应该称呼你什麽呢?是老师呢?还是祥嫂?」她说:「我不想教你也不愿教你,但工作上又不能不教,所以你还是叫我祥嫂吧!日後别向人提起我是你老师,免得你母亲骂我!」我说:「是的,一切听从你的吩咐。」

  她说:「你母亲知道你做这份工作吗?」

  我说:「她可不知道,希望你别告诉她!」

  她说:「我当然不会讲,难道想把她气死吗?你怎麽会做这份职业的?」我说:「祥嫂,我三年前进入社团後,今天才开始有机会迈前一步,我想你和母亲会有好的日子过,所以才…不过我一有了钱之後,必定重新做人!希望你能谅解我。」

  祥嫂:「你知道这课程要上几天吗?会有信心学好吗?」我说:「为了可以早日上岸,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祥嫂:「我除了会教你一些按摩技术之外,还会教你如何把握女性的敏感之处,其它的我猜想你也会了吧?」

  我说:「其它什麽呢?」

  祥嫂:「其它的是…如何令女性感到需要做爱和满足……」她脸上羞红着说。

  (2)

  我听了之後,下面鸡巴不停地充血,视线也转移到祥嫂的胸脯上,发现原来祥嫂有一对豪乳,三十五岁风韵犹存,为何我一直没发觉呢?哎呀!我怎能对祥嫂有如此邪念?马上用意志力让心里欲火平熄。

  祥嫂说:「我会尽量教你,你有什麽不明白要尽管问。旁边有笔和纸,你可以抄下,日後做练习,你能学到多少,那可要看你的天份了!」我说:「知道了,我会努力学习的!」

  祥嫂:「那你把衣服脱了,躺在床上吧!」

  我开始紧张的问:「真的要脱衣服吗?」

  祥嫂:「你不脱衣服,我怎教你啊?快点吧!」於是我把衣服脱了问:「那裤子也要脱吗?」

  祥嫂:「是啊!」

  我也只好把裤给脱了,爬上床後,等待着祥嫂。

  祥嫂走了过来,爬上床骑上我背後,把油倒在我身上,在我背部开始按摩。

  她一边按也一边讲解,告诉我用一根手指丶两根手指丶三根手指丶五根手指按的分别,如何用阴力去按,又如何用手掌推动,我这才明白原来按摩有那麽多的学问!

  她一直从我背部按到我的臀部时说:「小忠,把内裤也脱了!」我脸上一羞,心想那我的丑态不是原形毕露了吗?於是我爬了下床,把内裤脱了,接着用闪电式的动作跳上了床,用身体遮住我那已挺起的鸡巴。

  接着祥嫂用手按在我的臀部上,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她再用手指按我的大腿内侧,手指还朝向我的肛门推动,突然她用手指顶住我的屁眼,我真想叫了出来,我未曾试过如此的刺激。跟着祥嫂又用手指轻轻在我阴囊上一抓,我忍不住地「啊」了一声,她说:「刚才我所做的,你都记得了?」我说:「我记得了,但我接触的都是女性啊!她可没那个给我抓……」她笑了一笑说:「她没东西给你抓,你就用扫的啊!」她说着又用手指在我肛门上扫了几下,我终於明白了!

  突然她说:「反过来吧!该前面了。」

  我吓了一跳,心想:「不好吧?刚才被她那一弄,我的意志力全没了,还差点把精液给喷了出来,你现在这时候叫我转身,可真难为我了!」可是我又没办法不转身,於是闭上眼睛把身体转了过去。

  祥嫂说:「小忠,你那里可不小啊!相信日後必定有不少女朋友~~!」我张开眼睛说:「祥嫂…不好意思…我一时控制不住……」祥嫂:「没关系!小忠,我看着你长大,你母亲又是我的好朋友,既然你已做了这份职业,我只好尽量教你,希望你日後能孝顺母亲吧!」我说:「祥嫂,我一定会,而且我还会孝顺你呢!」祥嫂:「小忠我知你乖,我无子无女,平时当你是我的儿子,你知道吗?」我说:「我知道祥嫂一向疼我,我也希望日後可以报答你!」祥嫂:「我知道你乖啦!」接着继续为我讲解:「前面的大腿内侧,你千万不可大力按,要像我这般的运用阴力……」

  我被祥嫂按得血管马上充血,而鸡巴也开始滚烫,青筋布满整条阳具,口里直「嗯…嗯……」的轻叫起来。她的手也开始按到我的丹田之位,阳具一柱擎天的挺着,我想叫祥嫂摸一摸它,可是又不敢说出口,臀部开始扭动着,多麽希望可以将阳具触到她的手,视线也投向祥嫂的双乳上,以眼神向她说:「我想你摸啊!」

  # 2

  ? 3)

  祥嫂:「小忠,你是不是很难受?」

  我说:「是…的!我……」

  祥嫂:「你的工作目的就是要让对方达到这种感觉,一旦她动情,才会重视你。」

  我说:「谢谢你!今天的课程是否已经结束?」祥嫂:「今天的课程基本上是上完了…你想结束吗?」我说:「我…我不想…结束…但……」

  祥嫂:「但很难受,是吗?」

  我说:「是…的…祥嫂…我…想……」

  祥嫂她把手往我的阳具一摸说:「是不是想这样?」我脸上一羞,真不知怎样回答她才适当,只能闭着眼猛点着头。

  祥嫂:「我见你难受,就帮一帮你吧!你把眼睛闭上。」跟着她用五根手指在我龟头上不停地转,那种又痒又酸的感觉,是我从来未曾试过的;接着她开始轻轻套动,另一只手轻抓我的睾丸。

  祥嫂:「想不到你的持久力也不错,而且龟头又大,阳具又长又粗!日後定能赚很多钱,希望你没入错行吧!」她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我的阳具,我的视线也投在她的乳房上。

  她发觉後说:「我不是叫你把眼睛闭上吗?」

  我说:「刚才我真的闭上了,但闭上好辛苦…好难受!」我开始握紧拳头,想提起又放下了,但我的视线一直望着她的豪乳。

  祥嫂发觉了,问说:「你是不是很想…摸我的…乳房?」我羞着问:「祥嫂,可以…吗?」

  只见祥嫂点点头,把头转向另一边,我也急不及待地摸了过去,当我手摸在她乳房上,心想:好大啊!马上用手指去抓弄。我用她教的阴力去抓,两只手指轻轻夹住乳头,手掌开始搓揉着,祥嫂握着我阳具的手也开始加速套动,我怕会忍不住给射了出来,马上吸了一口气进入丹田,幸而还来得急,终给忍了下来!

  我继续在祥嫂的衣服外面抚摸着,偷偷的解开她一粒钮扣,被我手指夹住的乳头开始挺硬了,只可惜有乳罩挡住,我只有用阴力抓。我突然大力地一抓,她「啊……」了一声叫了出来,我见她脸可红着呢!

  我问祥嫂:「祥嫂,我想…摸进去可以吗?」

  她点了头一下说:「你可别告诉你母亲,知道吗?摸进去吧!」随即把钮扣解了三粒,那白色的乳罩马上现在我眼前!

  我喜出望外,直道:「我当然不会讲啦!请祥嫂放心……」於是把手摸了进去,马上摸到乳罩,手指触到乳房上的嫩肉,心里立即紧张起来。

  我用手指去探索那硬起的乳头,可惜被那乳罩挡住,於是想推开乳罩,只见祥嫂双手伸向背後,胸口一挺的把乳罩钮扣解开了,我见了大喜,如今我可以实实在在的把一对大乳抓在手上了!当我手指一夹上乳头时,她「嗯」了一声,这刺激的一声,终於把我体内多馀的东西给清了出来,她马上走开,拿来纸巾帮我清理。

  当一切恢复平静後,我很惭愧地说:「祥嫂,对不起!」祥嫂:「小忠,没关系,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你今天回去,好好记着那按摩的步骤,明天你要示范给我看。还有,你的手指是你日後的饭碗,可别弄伤了,知道吗?」

  我问:「那明天我会跟谁按摩给你看呢?」

  祥嫂:「是另有其人,但你的是谁…我…不知道。」我心想:「会是谁呢?又会不会是祥嫂呢?」但我多麽的渴望会是她!现在我只能说:「祥嫂,谢谢你!」

  (4)

  在按摩院和祥嫂分手後,便和朋友到卡拉OK玩到深夜才回家,我故意这麽晚才回去,是免得碰见祥嫂会不好意思。回到家後她们已经睡了,我觉得有点失落感,是不是见不到祥嫂呢?还是什麽原因,我也不知道!

  进入房间里匆匆拿了睡衣,便到浴室准备洗澡,竟然让我看到祥嫂的乳罩放在篮子里,我拿起来凑近鼻子一嗅,我的天啊!为什麽要作弄我呢?今天我已失去理智,做出大逆不道的事了,已经尽量去躲避,但为何还要让我碰上这个乳罩呢?我这时候想要的是理智清醒。

  手拿住乳罩,而我的眼睛已在寻找着内裤,最後被我发现了两条内裤:一条应该是我母亲的,她永远都是穿那些旧款式;另外一条半透明通花,一定是祥嫂的!

  拿到鼻子上一嗅,啊!我真喜欢那股味道!心里虽然有点歉意,但鸡巴已出卖了我,不由自主地在胯下挺得老高,如果我不去满足它,那我今晚肯定没法入睡,我再一次回忆起中午的情景,最後终於用精子结束了这一次的冲动。

  回到房里,打开抽屉准备写日记的时候,发现我的避孕套盒子放了在上面,一向我怕母亲会看到,所以藏在最下层,赶忙打开一看,果然少了一个,我只用过一个,那一个去了哪里呢?我马上跑去拉圾桶一看,果然在里面,会是谁拿来用呢?祥嫂从来没有男朋友,母亲更加不可能,会是谁呢?想来想去都摸不着头绪,最後只好把这个问题带进了我的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起身上班去了,因为怕见到祥嫂,早餐也不吃就出门了。回到公司,我却是渴望能见到她,这感觉很奇怪,难道公司里充满了淫气?我走进昨天那个房间,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昨天的画面,我害怕今天的对手会是她,但又希望会是她,心里充满了矛盾,也充满了性欲!

  这是我第二次步进这个房间,我心跳加速,两只手都是冷冰冰的,我需要做一次深呼吸才有力气推开那扉门。终於我走了进去,也见到了我既渴望又怕见到的人,是她——祥嫂!我不知该用什麽开场白好,最後才鼓起勇气说了一句话,那一句话我从来都很大方脱口而出的,今天却第一次说得那麽胆悸,就是:「祥…嫂…早…安!」

  祥嫂见了我,也回了我一句:「早安!小忠。」我说:「祥嫂…今天我该做什麽呢?」

  祥:「我昨天教你的,你都记得吗?」

  我:「我记得!祥嫂。」

  祥嫂红着脸说:「今天本来应该是另一个人教你的,但公司却叫了我来。」我:「那…今天祥嫂你会教我什麽呢?」

  祥:「该教你的昨天已经教过你了,今天是要考你的记性和你用力手法。你的成绩好,公司会立即介绍好的顾客给你;如果成绩不好,公司就会拖慢,也不会将好的顾客交到你手里,你要认真啊!」

  我:「是的!祥嫂,我会记住。那考我的导师呢?」祥嫂羞着回答:「我就是你今天的导师。」

  我:「那是说,我今天要替你按摩了吗?」

  祥:「是的!你要将我当成是你的顾客,过程中我不会给你作任何指示,明白吗?」

  我:「祥嫂,我明白了!」

  祥:「那开始吧!」

  # 3

  (5)

  这一刻,我不断地提醒自已:我正在考试,我不能有任何出错,只要这一关我能熬得过去,往後的日子已经不是难题了!

  我壮着胆走过去祥嫂身边:「祥嫂,让我来待候你宽衣。」祥嫂也摆了个高姿态应了声:「嗯!」

  我提起手慢慢地解开祥嫂身上的钮扣,当我解到第二粒钮扣时,已能见到祥嫂那白白的乳峰,第三粒已见到乳球…终於脱了祥嫂的上衣!接下来,我要脱已面对了八年的恩人,还是我母亲好朋友的裙子,我的手有点抖了,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害怕。

  我走到祥嫂後面蹲下来,松了裙子的扣,把拉炼轻轻的拉下,裙子也跟着掉落,展露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浑圆的大臀,上面穿着一条在家里浴室中见惯了的熟悉内裤,可是它今天却成为我最大的敌人!我心道:「小忠啊!小忠,想不到你今天的敌人,会是一条又小又薄的蕾丝内裤啊!」我走到她面前,以最温柔的语气说:「祥嫂,请上床,让我为你背部松解疲劳。」

  祥嫂上了床,背朝天的趴着,我用按摩油在她脖子上慢慢的按着,而我双眼却不停地望着乳罩的扣子,我心想:祥嫂刚巧是穿了後面扣的乳罩,要是穿了前扣,又会多了一重考验!

  我说:「祥嫂,可否让我为你松了乳罩的扣子?免得被油弄湿了。」祥嫂也只应了一声:「嗯……」

  我把手伸向乳罩的扣子,轻轻的一松,乳罩立即弹开两旁,让我看到祥嫂两侧雪白的乳球!我体内压抑着的欲火开始不停地高涨,我放弃视线上的诱惑,只尃心为祥嫂按摩背部,可是我的手指却碰到侧边柔软的乳球,鸡巴又再一次挺起了!

  人生最大的考验终於来了,是要我面对真正的敌人!我不能辜负祥嫂昨天所教的一切。

  我说:「祥嫂,可否让我脱下你的内裤?免得被油弄湿。」祥嫂也只应了一声:「嗯……」

  我想起祥嫂昨天教过,要把手上的油擦乾净,不然把内裤弄油了,客人事後穿上会不舒服,我擦乾净了手,小心地脱下祥嫂的内裤。脱下内裤後,我见到祥嫂雪白的臀部,从股沟沿下望去,还可见到毛发的踪影,我的天啊!

  我双手按在祥嫂雪白的臀部上,接着把手指转向她大腿内侧,用阴力轻按,渐渐地再用姆指揉着肛门,其馀的手指则在阴户旁用指尖轻轻扫动。祥嫂开始把臀部慢慢举高,我的手指也轻易地沿下摸到了阴唇,而另一只手正向乳房侧旁寻找乳头。这时我隐隐听到祥嫂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我真高兴终於可以完成了第一步!

  此时此刻是我最刺激的事,也是我未来成功的第一步,因此我要用定力去克服体内的欲火,万一我忍不住泄了,又怎会得到赏赐呢?我强吸了一口气,定一定神,在祥嫂耳边轻轻说:「祥嫂,可否转个身?该到前面了。」祥嫂用很羞的眼神望着地面,脸上满是紧张的情绪,慢慢将身体转过来了!

  见到祥嫂全身赤裸的一面,我双手开始发汗,当我的手即将摸向祥嫂的时候,我见她已闭上眼睛,或许她比我更加紧张吧!

  祥嫂那两个乳房又大又白,我忍不住把手从乳房的侧边开始慢慢地揉,逐渐把手移向乳头的位置,终於掌心碰到那两粒乳头了,我再用掌心轻轻地摩挲着乳尖,感觉祥嫂乳尖开始发硬了,再用手指夹在中间慢慢磨擦。

  祥嫂开始把头左右摆动,我双手向着阴户的方向,慢慢地沿着小肚丶腰,轻轻用手指一步一步地逼近祥嫂的阴户,她摆动着臀部,让阴户迎向我的手指…碰上了!祥嫂的阴毛已布满淫水,我小心地把食指和中指分别在阴唇两旁轻轻的按着,让阴户稍微张开,然後用姆指有意无意之间去触碰那小小的阴蒂。

  祥嫂已放下矜持,喉咙发出阵阵「嗯…嗯…啊……」的声音,双手似摸非摸的按在乳房之间。我另一只手从祥嫂的肛门轻轻抚向阴户,却停留在阴户的洞外。

  (6)

  祥嫂开始难捺心中的欲火,双腿不停地张张合合,把洞口推向我的中指,企图把它吞下!我用另一只手把自已的裤子给脱了,只穿着内裤站在床边,鸡巴挺起把内裤撑得高高的,我把鸡巴靠在祥嫂的脸上,祥嫂双目直望着我的下体,而我的手指仍然在祥嫂的阴唇上游动。

  我小声问祥嫂:「祥嫂,我可以把手指推进里面吗?让你松解松解神经。」祥嫂立即用枕头遮住脸,不停地点头。我把中指移向洞口,祥嫂立即用下体一顶,将我的中指吞进她阴道内,肉洞里淫水多且又湿滑,祥嫂这一送,差点把我的精子也送了出去,幸好我早有准备忍住了!

  我的嘴亲上祥嫂那挺起的乳头,用舌头轻轻地舔着,中指不停地在肉洞里乱撩,祥嫂香汗淋漓,不停喘着气地喊:「啊…嗯…小忠…你已经…合格了!我……」

  我忍着羞,把脸向着祥嫂问:「祥嫂,我真的合格了吗?」手指却不停在她阴蒂上挑逗着。祥嫂被我弄得一时不知该如何应付,突然用手按着我的手不让我动之外,还把两腿夹紧。

  这一夹,不但没令我的手指离开她阴户,反而变成用阴唇裹住了我的手指,我顺势将指头在阴蒂上不停地上上下下磨擦着。祥嫂按着我的手开始变得软弱无力,还微微发着抖,阴道里不断涌出淫水,把我的手也濡湿了。

  一阵抽搐急喘过後,祥嫂媚眼半闭,含羞地说:「你果然很有天份!我相信你没入错行。按摩力度不错,服务态度很好!记住,千万别让客人感到难为情,有很多时候可以不必问,直接用身体语言即可,这一处你尚有缺点。留意!」我的手依然在祥嫂身上游动,我见她好像不愿下床似的,便决定要狠心地把祥嫂弄到手为止,这对我将来的信心很重要,绝不能让她逃得过我胯下之物!我将手指慢慢伸进祥嫂的穴内,不停在里面打着圈,淫水也长流不息。

  我说:「谢谢祥嫂你的指点,我会记着,不过刚才我差点忍不住要泄了!」祥嫂:「啊!为什麽会忍…不住呢?我又没碰你!啊…嗯…哎……」我说:「我单是摸你的身体已经欲火难捺了,当手指插进去时,我已经忍不住还偷偷把裤子脱了,不信你摸摸看…是不是挺起了?我可没骗你!」我拉下内裤,把挺起的粗大鸡巴摆在她脸前,而祥嫂却只怔怔的望着,尚在想摸与不摸之间。我突然把祥嫂的手放在我鸡巴上,祥嫂:「哇!真的好烫…好粗…小忠啊…嗯……」马上紧紧握住不放了。

  我见祥嫂摸上瘾後,就说:「祥嫂,你别摸了,我快要射精了!」祥嫂马上在我阴囊和肛门中间的会阴上一按,鸡巴的紧张情绪马上缓慢下来。我心想:祥嫂这招真管用!

  祥嫂说:「这一下你不可以常做,往後对身体不好。」我假装说:「祥嫂,你知道我难受,为何又不让我泄出来?如果不这样按,那要用什麽方法才好呢?」我边说边去吸吮祥嫂的乳头,要让她再一次兴奋。

  祥嫂:「除了这个方法外,还有其它的…啊…你别吸了嘛!好酸啊!」我说:「好啦!我不吸了。到底还有什麽方法嘛?你教教我啊!祥嫂,刚才舒服吗?」

  祥嫂:「我今天当然舒服啦!还…还…不说了,羞!」我说:「祥嫂,还什麽了?你说啊!」

  祥嫂:「好了,我说…我还出了…一次…呢!」我说:「那就好了,最重要是你觉得舒服就行,我就会开心了!」祥嫂:「小忠真会说话,我真的给你哄倒了。小忠啊!忍精还有好几种方法的。」

  我说:「祥嫂,你就教教我吧!好吗?」

  祥嫂:「好,我教。你脚板底离地,只用脚指尖触地,然後舌头向上顶住门牙,张开眼做一个深呼吸,然後闭上眼把刚呼进的气慢慢放出来。脚板慢慢放下地面时,龟头上的气血也会缓下,那来到门口的精液给输精管一缩就扣住了!」我试了一下,果然心理上的紧张马上松弛,龟头上的热气也真慢慢缓和了下来。

  我追着问祥嫂:「祥嫂,那还有其它的呢?」

  祥嫂红着脸说:「那是在抽插时用的,可以把女人弄得欲仙欲死。」我说:「这最重要了,你教我吧!求求你!」

  # 4

  (7)

  祥嫂:「小忠,这不好吧!要我怎样去面对你母亲啊?如果我教你,那你就要和我做爱,插进我里面去,难为情嘛!啊…你做什麽…啊…那里不可以亲的…会要了我的命…啊…我…哎…嗯……」

  我见祥嫂多般犹豫,决定来个快刀斩乱麻,我把嘴凑上祥嫂的阴户,伸出舌头舔她的阴蒂,把嘴唇吻在那粒小豆上,虽然是有一股什麽味道似的,但我不抗拒,吻了之後,把舌头伸进阴道内,虽然不能舔到底,却足以把祥嫂弄得双手握拳,身体和下体已经不停地乱摆。

  祥嫂抵受不了,喊道:「小忠,你把内裤脱了跨上来,鸡巴对着我的口!」我马上便把内裤脱了,把鸡巴送上祥嫂的口,两人形成69法国式。

  祥嫂用手指在我阴囊上轻轻扫了两下,然後握着我鸡巴摸着龟头,爱不释手地把玩。

  祥嫂:「小忠,你留意我的动作了,学啊!」跟着祥嫂把我的阳具凑近了嘴巴,用舌尖在龟头上以最轻的力度在上面轻扫而过,接着再把舌头变得好像灵蛇般的灵活,左翻右覆地舔,还不停利用舌的尖丶旁丶面丶底丶顶去舔丶扫丶拖丶圈丶吸,真的令我大开眼界!

  我马上照样用舌尖轻碰阴蒂,舌旁刮阴唇,舌面舔整个阴户,舌底擦阴毛,顶着阴道舔周围的淫水,再用舌撑开两边阴唇,由阴户扫拂到肛门,来往几次後又围着阴蒂绕圈,将阴蒂吸入口啜吮,细心玩弄着祥嫂的整个阴户。

  祥嫂:「啊…小忠…你…学得…真快啊!我来…了…啊…受不了…别吸…我投降了!啊……」跟着便双腿一蹬,机灵灵地连打了几个哆嗦。

  过了好一会,祥嫂才回过神来,两眼瞪着我说:「小忠,你真行,我给你弄丢了两次!我…哎……」

  我打蛇随棍上的说:「是你教得好啊!那个你也教我吧!」祥嫂红着脸说:「如要我教你那个的话,你便要插进来了,你好意思插我下面吗?」

  我不知怎样回答,便说:「我想学嘛!要不然我怎能提早上岸呢?」祥嫂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好吧!我也想你能早日回头上岸做个正当人。

  那我就和你做爱,教你插,不过不可以给你母亲知道,这是我俩的秘密,知道吗?」

  我答:「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赚到钱上了岸後,一定会好好地孝顺你们两位。」

  祥嫂:「小忠你这样就乖了。哇!你那儿确实又大又粗,我真有点怕……」我好奇地问:「祥嫂,你没试过吗?」

  祥嫂:「我怎会试过呢?我已经好久没有被人插过了,我是一个教人的按摩老师罢了!哪会随便和人做爱呢?」

  我想起昨晚家里的安全套,肯定不是祥嫂用的了,那难道是母亲用的?那母亲是和谁做呢?我还以为是祥嫂昨天被我弄到受不了,找个男人回家弄。

  祥嫂羞红着脸把脚张开说:「小忠,来吧!你要慢慢进,我怕会痛…大久没……」说完仍不放心地抓着我的鸡巴在她洞边磨了好一会,待沾满了淫水後才慢慢地塞进去,边弄边说:「真粗…又大!啊……」我的龟头进去後,好像进入了一条暖管似的,又热又紧,湿湿滑滑的舒服极了,我用腰轻轻的一挺,便顶进了大半支。

  祥嫂:「小忠,进完了没有?啊…真大啊!嗯……」我说:「进了一半…要推吗?」

  祥嫂:「什麽?才进了一半?哇…真长!轻力推吧…啊…舒服…嗯嗯……」我轻轻往外抽,再慢慢推进去,过了片刻後,终於将整支阴茎插进去了,把祥嫂的阴道塞得满满的,我开始做抽插的动作,祥嫂则不停地呻吟着。

  祥嫂:「小忠,你用九浅一深的步骤插…啊…对了…可以再进点…想不到我竟然容纳得下…哎哟!好…拖出要慢,插入要快…对了…我喊你快,你就改成四浅一深…啊…对了…啊…我就…快…快来了…你和我一起泄吧…啊……」我忙说:「祥嫂,我可以射在里面吗?你不怕?」祥嫂:「你动啊…别停着讲…啊…我就…快了…你射吧…我安全期…快插…不要停…四浅一深…要狂插…快啊…我…就快…啊…来了…我不要…啊…你停啊…动…快动啊…我…呀…又来了一次…我要死了…今天来了…三次…昨天…来两次…啊……」

  我听了精神一振,问道:「什麽?祥嫂你昨天来两次了?」祥嫂知道说错话了,脸上一红,说:「昨天我见了你的大鸡巴後,晚上睡不着,於是……」

  我说:「於是怎样?」

  祥嫂:「於是啊…我回家用手…弄丢了两次…羞嘛…别再问了!」我想:用手弄也不需要安全套吧!那到底是谁用去的呢?

  祥嫂和我两人休息了一会後都各自穿回衣服,祥嫂叫我别再提起今天的事,她还说:「小忠,你在这行不能长久做,去夜校进修吧!将来会用得着。」我听了後觉得也有道理,於是说:「我一定听你的话,那读会计吧!」几天後,我果然报了名上课。教我们的是方老师,她有点像李嘉欣的样子,一副清秀的脸孔,皮肤洁白无瑕,以我的经验看,一定是尚未开苞的处女!

  (8)

  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我全神贯注地望着方老师,而不是在课本上。我被方老师那一副清秀的脸孔迷住了,最诱人的还是她那骄人的乳峰,它在不停地向我示威,彷佛叫我上前抓一把似的!偶尔我与方老师的眼神相触,她总是害羞地逃避开去,难道她是害怕见到我俊俏的脸孔?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当了按摩师有半年了。

  这一天放学途中,路上刚巧遇上了方老师,我见方老师双眼红肿,脸上还有几滴泪水,莫非是被人欺负了?

  我上前关心地问:「方老师,你发生了什麽事吗?」方老师见了我,马上低着头说:「没事!」

  方老师的眼睛哭到红肿,绝不会是一件小事!过去我在女人身上混饭吃的时候,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我也不曾因为她们而有激动过的情绪,可是今天方老师却令我从体内引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和关心。

  我把双手搭在方老师的肩膀上,不停地问:「方老师,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你告诉我吧!或许我能帮到你呢?」

  方老师不停地摇头,开始很激动,脸上的泪水流得更多,还加上了哭声。方老师的哭泣令我更为紧张,我突然大着胆子将她双手一抱,拥入我怀中,方老师也顺着我的拥抱把头倚靠在我胸膛上痛哭,泪水不停地滴在我衣衾上。

  我抚摸着方老师的秀发安慰她,嗅到从她身上传来阵阵女人的体香,我不禁为这体香而陶醉。方老师那双乳峰贴在我胸膛上,带给我无比的刺激和紧张:刺激的是方老师那柔绵又坚挺的乳房,不停在我胸膛上荡漾着;紧张的是我下体受不起内心欲火的焚烧,不断地挺起!

  我怕方老师会发觉我的丑态,便邀她到附近餐厅一坐。我不敢相信这一刻,我竟然可以搂着心爱的方老师漫步到餐厅;但我相信这一刻,为了帮方老师解决问题,就算要我付出生命,我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