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小说

闷骚的珍妮

  珍妮·雷蒙德博士是一位行医经验日渐丰富并且受人尊敬的眼科医师,但就在这个时候,她遭受了自己人生之中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打击。在她自己想来,三十八岁的她拥有美国人梦寐以求的高收入,漂亮的房子,稳定的家庭生活,而且居住在上流社会的社区。她唯一的女儿离家在外地上大学,留下她和丈夫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她的女儿离家之后不久,她的丈夫突然宣布他要为了他的年轻的女秘书离开她。

  如果说珍妮一下子精神崩溃可能还说得保守了一些,最根本的问题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丈夫过得不快乐。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体重确实增加了几磅,但是她仍然保持着良好的体型,硕大而结实的乳房,挺翘有型的屁股。或许她工作的时间太长了一些,但是作为有大量患者的医师,在工作上肯定会做出一些牺牲。她当然也知道自己的穿着趋向於比较保守的那一类,她的女儿都不知道规劝过她多少次了。然而,作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医师,她认为自己有必要穿得职业化一些,只要不是太呆板就行了。对於她的性生活,唉,这些年来差不多被放到一边了,过多的医治任务使得她几乎没有多少私人时间,所以性生活就成了这样的牺牲品。

  当珍妮看着镜子,镜中的自己是一个非常漂亮而且性感的女人:蓝绿色的眼睛,时尚发型的齐肩金色短髪和一副美好的身材。五呎六吋的个子不算矮,当然一百三十磅的体重也没有超重。尽管如此,她有时总感觉一百三十磅的体重都集中到她的双乳上了。她知道自己很有吸引力,从男人们看着她穿着紧身毛衣和短裙(她女儿的主意)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每当她无意之中吸入一口冷空气或者过度兴奋的时候,又长又硬的乳头总是透过衣服凸显出来。更加糟糕的是,两个长长的乳头最近似乎常常有变硬的迹象。

  珍妮并不是不喜欢男人们的註视,只不过她比较保守的个性几乎很难使自己真正地享受这种被人註视的感觉。她知道大多数男人都把自己看成性玩物,有时候她竟然为此兴奋起来,结果就是她的内裤湿得一塌糊涂;有时候这又让她很生气,给她的感觉就像大庭广众之下赤身裸体的娘儿们。尽管如此,她也知道很多女人都有这种总是自相矛盾的感受。

  珍妮仍然记得曾几何时性生活是多么欢乐,那个时候她真的期盼从她的性器官散发出来的那种极度兴奋的感觉,但是,那都是在没有事业和家庭牵绊之前的事了。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上在性生活方面最具想像力的女人,或许自己还有点畏缩怕羞,但是罗傑从来没有抱怨过。与她的外表穿着相反的是,在过去的几年里珍妮发现自己对性想得更多,多到了她不愿意承认的地步。有时候,当她看到一个帅气的男人,她就会感觉到一股激动的热流流过全身,脸颊发烫,心跳加速,她把这个归结为荷尔蒙的问题。她看过一些书籍,上面说三十多岁的女人处於她们的性的黄金时期。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罗傑和她最多每两个星期才有那么一次少得可怜的性生活。

  虽然珍妮在卧室里穿上一些性感的衣物尝试给他们的性生活增添一点趣味,但是似乎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她也尝试过罗曼蒂克似的烛光晚餐,甚至安排了去新英格兰幽静的简易旅馆进行远离尘嚣的度假。现在她终於明白了:罗傑有一个年轻的情人。她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自己怎么会对这些都一无所知呢?

  珍妮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度过这样的打击,最后在她的女儿和朋友们的鼓励下慢慢地从沮丧而抑郁的情绪中挺了过来。事实上,她已经开始约会,其中一个男人在与她交往了仅仅几个月之后就向她求婚了。然而珍妮还没有做好再次进入婚姻的围城的准备,因此她推掉了韦恩的求婚,要求他对她要有耐心。她说自己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慢慢恢复,找回她自己,最后确定她自己的内心到底需要什么。但实际上不仅仅如此,她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渴望,使她不自觉地思考人生远远不止是她的事业和她最无聊的个人生活。

  韦恩是一个好男人,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儿科医师,数年前癌症病魔夺去了他妻子的生命。他身上最好的优点是把她如女皇般对待,因此在他们仅仅约会了几个月之后,她就放下身段和他发生了性关系。虽然韦恩在床第之间表现良好,而且真正地知道怎样使用他的性器,但是他也非常保守,根本不愿意尝试其他任何不同的花样,尤其是口交。天啊,珍妮可是太怀念口交的滋味了。

  口交是罗傑在床第之间比较擅长的一项,有时候他会花几个小时用他的嘴取悦她,把她带到了以后再也没有享受过那种快感的程度。珍妮偶尔也会回报他,不过这并不是她真正喜欢做的事情。口交似乎非常肮脏,当然她从来没有把精液吞下去。

  尽管如此,最近在她的性幻想中,她总是在口交,而且似乎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也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身体似乎在背叛她的意愿,迫使她的思维在最不恰当的时机不知不觉之中漂移到片刻之前她刚刚认为是比较堕落的性爱场景之中。然而无论她怎样努力,这些狂野的性爱镜头总是会侵入她的梦里,侵入她的思想之中,刺激她的感官。有时候她不得不在中午的时候更换湿透的内裤,她认为自己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甚至考虑过去看看医生。

  珍妮的女朋友们常常嘲笑她,说她在犯傻,她们对她说只要有机会享受就是了。她总是会红晕满颊,说她们太疯狂了。虽然如此,有时候她的内心对自己说她们是对的,生命本来就很短暂,没有必要拒绝自己的性的本能。

  克里斯·墨斐已经二十岁,刚从南部一所大学返回家里。他主攻生物医学工程学,刚上完大学二年级。克里斯身高六呎一吋,身材修长,体重一百八十磅。

  他非常英俊,是个招人喜欢的男孩,不过生性有点靦腆。他为人处世比较谦逊,似乎和任何人都能够友好相处。虽然他喜欢体育运动,而且大多数都玩得不错,但是他的课程实际上无法给他留下多少时间,所以他经常在想自己选错了工程学的职业。他的课程负担很重,其中有微积分学、物理学和生物学,使得他似乎根本没有时间去玩乐。当他努力学习的时候,他的朋友们都在开派对。然而,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目标,给自己定下了高标准,或许是太高了。

  克里斯不上学的时候,他和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墨斐一家是中上等收入家庭,住在市郊的一个很不错的街区。克里斯的父亲汤姆·墨斐,把高级的医疗设备卖给医生和医院,给他的家人提供了很好的、但是并不奢华的生活水准。

  汤姆是信奉职业道德的那种人,他完全可以轻松支付现在的孩子们期盼的所有额外支出,但是这根本与他的原则相抵触。尤其是他认为克里斯需要去工作并且赚取一定的收入,即使在上大学期间也应如此。

  赚钱对於克里斯而言不是什么问题,不管他们的家庭收入如何,他也愿意去工作。他已经在一家比萨连锁店获得了一份暑期工作,遗憾的是赚的钱不够重新装配他的古董车。虽然他的父亲已经让步,承诺克里斯赚多少他就会补贴多少,然而克里斯仍然没有把握在暑期的几个月内圆满完成古董车的装配。

  一个星期五晚上,在他家举行的一个派对上,克里斯第一次见到珍妮·雷蒙德博士。当时他正在和他的父亲说话,珍妮走了过来向他的父亲打招呼。

  「克里斯,这位是雷蒙德博士,」他的父亲开始介绍。「雷蒙德博士,这是我的儿子,生物医学工程师。」他自豪地伸出手臂环抱着克里斯说道。

  「呃……嗨,」克里斯凝视着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双眼睛说道。

  「很高兴见到你,」珍妮说道,随后伸出手又补充道:「我叫珍妮。」克里斯把她柔软而温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看着这位性感的年长女人的双眼,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微微一跳。突然间,他闻到了她令人陶醉的香水味道,就像一股和煦的微风环绕着他的身体。他的头开始发晕了,就像在五年级第一次见到珍妮·吉尔曼那样。或许是他刚刚经历了期末考试时那种外伤造成的小小的压力吧,他心底想道。

  当他感觉到手上传来一股拉扯力道时,他惊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还握着她的手。「呃,对不起,」他低声说道,同时不情愿地放开她的手。

  「汤姆,你能不能过来一下?」克里斯的妈妈在房间的那一头叫道。

  「请稍等一下,」克里斯的爸爸说道:「克里斯,代我照顾好雷蒙德博士,她是我最好的客户之一,也是我们州最好的一位眼科医师。」汤姆急匆匆地向他的妻子走去,把克里斯和珍妮独自留在那个角落。

  「你是一位工程师?」

  「不,不完全是,我才刚刚进入第二年。」

  「这是一门艰难的课程。你暑期在乾什么?」珍妮向这个年轻人问道。

  「唉,我在一家比萨店打工,不过我没有挣到多少钱。我在尽量存钱重新装配我的66型雪弗兰。」克里斯说道,眼睛却在躲躲闪闪地避开雷蒙德博士胸前硕大的两团柔软在她晃动身体时产生的眩人眼球的乳波。当然,这对於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还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克里斯的视线看向雷蒙德博士的脸部时,他看到的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微笑,他的一张脸立即窘得通红。

  「我知道赚钱对於还在上大学的你来说的确是一件麻烦事,」珍妮同情地说道。「成了贫困生吧?」她又说了一句,脸上露出动人的微笑,随后又低笑一声,使得她的双乳晃动幅度更大了一些。

  「唉,倒也不是真正的贫困,不过,如果我打算弄到足够的钱完成我的小车的重新装配的话,我真的需要再找别的工作。」克里斯沈思片刻后说道。

  「嘿,等一下,」珍妮说道:「你大概在机械方面手脚也比较麻利吧?」克里斯轻声地笑了起来:「希望如此,我正在学习成为一名工程师。」「我办公室给我帮忙的助手上周后背受伤,要请较长时间的病假。如果你有兴趣,我的办公室那里可能真的需要一些帮助。我可以每小时支付十美元,而且你可以和一个很出色的人一起工作。」珍妮微笑地说道:「有兴趣吗?」「哇,当然有!」克里斯迅速地说道。一想到能有机会挣更多的钱,或许还能够和她呆一段时间,他忍不住雀跃起来。

  「你何不在星期一上午九点来我办公室,然后我们再谈一谈。」珍妮说着递给他一张自己的名片。

  「谢谢,雷蒙德博士,我准到。」克里斯说道。当他又一次看着珍妮动人的双眼,他感觉自己的心快融化了。

  「叫我珍妮,」珍妮说着又笑了一笑,然后摇曳生姿地缓缓走开。她心底想道,真是一个帅哥。当她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臀部,只感觉一股颤栗的电流流过她的全身。难道是自己的臀部摆动得太大了一些?规矩点吧,珍妮对自己说道,但是她发硬的乳头无法掩盖她自己内心的兴奋。

  克里斯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似的站在那里,看着珍妮袅袅婷婷地离开,她身上的一丝香水味道仍然在空气中飘荡。就像飞蛾扑火一般,他的双眼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下半身。看着她的臀部摇曳生姿的摆动,他心底想道,屁股真的不错,噢,也是一个不错的医师。感觉到自己胯下的躁动,他不得不对自己说道:安分点,小家夥,在派对上挺着一个帐篷走来走去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在整个晚上的剩余时间里,克里斯没有让珍妮脱离他的视线范围之外。虽然他并不是真的在跟踪她,但是,当她在派对的人群之中走动的时候,他的视线总是尾随着她的身体。她的社交经验似乎非常丰富,只见她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收放自如地和人攀谈,伴随的总是一阵阵的笑声。有几次她出人意料地转过头来,把克里斯偷看她的眼神抓个正着。当他满脸通红的时候,她似乎表现得落落大方,向他展现出甜美的微笑。有一次她甚至走了过来,问他喜不喜欢这个派对。克里斯的表现大失水准,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看到他明显不自在的样子,她大笑起来,露在连衣裙之外的白花花的鼓胀的乳房大有裂衣而出的架势。

  后来,克里斯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想拿一张自己车子的图片,当他经过自己父母的卧室,看到有人在里面。他心想自己不是刚刚在楼下见过父母吗,他停下脚步,透过半开的门缝看了过去,惊讶地看到雷蒙德博士正好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他心想楼下的卫生间里肯定被人占用了。

  他正准备走开,但是突然间又停下脚步,因为他看到雷蒙德博士脱下了一只鞋子,擡起腿把一只脚放在床上。看到她把连衣裙提到了自己大腿上丝袜的顶部,克里斯的双眼一下子瞪得滚圆。随后他的视线就盯在了黑色丝袜箍腿之上光滑的白色肌肤,一阵麻酥酥的感觉立刻从腹股沟开始向四肢扩散。接着他看到她撩起箍腿,把泛着光泽的布料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拉。在她满意之后,她放下腿箍,然后擡起另一只脚。

  随着她的连衣裙的往上拉起,这一次克里斯直接看到了她的蓝色丝质内裤。

  看着她继续调节自己的另一条丝袜,克里斯的阴茎在膨胀中完全勃起。就在这个时候,也许感应到暗中有人註视,她突然擡起头来,视线直直地向他这里看了过来。克里斯就像被子弹击中一般猛地向后一跳,直接向楼梯冲了过去。感到自己就像一个偷窥狂一样被人当场逮住了,他尴尬得满脸通红。

  没错,珍妮的确看到他了。有这么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偷窥自己,她心想这事还真可爱,很讨人喜欢。冷静,珍妮对自己说道,这是一位重要业务夥伴的小男孩。突然间,她清醒地意识到内裤的三角部位被自己流出的蜜液弄得越来越湿,双腿之间的内裤也贴到了自己的蜜唇上面,对她湿滑的蜜唇进行爱抚。

  尽管如此,珍妮对於挑逗这个年轻人极为享受,她都记不得以前什么时候有这样充满乐趣的事情了,所以也没有就此停手的打算。在珍妮还没有喝醉的情况下,她本来应该对自己诱惑他的事情进行自我谴责。尽管她的头脑比较清醒,但是如果能够让一个年轻人像狗一样在她的身边喘息,还是能够极大地满足她自我膨胀的自尊心。即使她的体内摄入了不少的酒精,她认为自己还是能够控制局面的。

  当下一次珍妮看到克里斯的时候,他正站在房子外面透气。珍妮向他走了过去,说道:「里面有点闷吧?」克里斯被吓了一跳,差一点把自己的可乐给扔了,不过他的衬衣上还是被溅上一些。

  「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珍妮笑着说道,拿出一张餐巾纸擦去克里斯衬衣上的一些碳酸水。

  在从刚才呆呆的尴尬样子中恢复过来之后,克里斯说道:「今晚在外面呆着真是不错。」「没错,音乐也很有意思。」珍妮说道,她指的是露台周围的音箱传过来的轻柔的音乐声。

  「那是我两年前安装的,想给妈妈的生日一个惊喜,」克里斯得意洋洋地说道:「她喜欢坐在这里观看落日西沈。」珍妮突然间很想被这个年轻人抱在怀里,她说道:「嗯,这么好的音乐别浪费了,跳个舞怎么样?」今晚的她特别渴望别人占有她,即使是一个年纪足以当她儿子的年轻人。

  「呃……嗯,我跳得不太好,」克里斯说道,希望自己的话不会让她改变主意。

  「没关系,我也好几年没有跳过舞,看来我们都会踩踏对方的脚尖啦。」珍妮说着把他们俩人的饮料放到一张桌子上,然后向克里斯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克里斯向珍妮靠近,她身上的甜腻的香水味道立即扑面而来,随后就被她的双臂抱住。他开始绕着露台移动,自己非常小心不会把身体压在她身上贴得过紧。

  但是,随后他就感觉到她的身子向前,把她的身体贴进自己的怀里。随着她的双臂一紧,就感觉到她柔软的双乳顶在了他的胸口上。当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迷失了。他的某个部位开始兴奋起来,这让他感到窘迫,但是当他试着把屁股向后翘的时候,他感觉到珍妮的大腿紧紧地压上了自己双腿之间的部位。

  当然,珍妮对於自己在对这个年轻人做什么是非常清楚的,她不会不知道他胯下的东西正在勃起之中。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做,但是被酒精上头弄得晕乎乎的大脑却认为这样没有什么,她对自己说这只是一点点没有什么害处的挑逗而已。她的双手环抱到他的脖子后面,扭动者自己的身体和他靠得更紧。

  克里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如果他向后退缩的话,她肯定会知道自己已经兴奋了。然而他也知道她肯定甚少怀疑她自己的行为对於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她的胯骨直接压在自己现在完全肿胀的阴茎上揉动摩擦。克里斯知道珍妮醉酒了,因此她的这些行为都是可以原谅的,然而他没有理由为自己的行为寻找任何借口。话又说回来,他仍然是一个精虫上脑的年轻人。

  克里斯的双手顺着她的后背下滑到她的臀瓣顶端,珍妮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低沈的愉悦呻吟。有这么一副强壮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真的是太舒服了,她感觉到克里斯的双手使劲地把她的屁股压向他再也明显不过的坚硬。她的身体似乎一下子瘫软在他的怀里,他们的双脚再也没有移动分毫,只有他们的臀部和上半身在和着音乐起舞。

  当珍妮的一只手向上滑入他脑后的头髪之中,克里斯只感觉自己的脊梁一阵战栗。她的手指在轻轻地抚摸他,她的指尖轻柔地划过他的肌肤,她柔软的鼓胀和一股股甜香的味道,远远超出了他最狂野的幻想,刺激着他早也兴奋不已的神经。他的双手一路下滑到她柔软的臀瓣,一只手抓着一个揉捏起来,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浑厚的声音从敞开的露台门口传了过来:「你们在这里啊。」克里斯感觉就像被开水烫了一下,瞬间离开珍妮的身体。他迅速地向桌子走去,藉以掩藏自己兴奋的状态不被父亲发现。他庆幸的是自己的后背已经转了过来,否则他的父亲肯定会看到自己的双手放在雷蒙德博士的臀部上。

  「雷蒙德博士,有个人我希望你去见一见,」汤姆说道:「我可以先把她从你这里借走一会儿吗,克里斯?」「呃,当然可以,我刚好准备……呃,去另外拿一瓶饮料。」克里斯一边从桌子上拿起他的可乐,一边回答道。他继续把双手放在他的前方,想尽量掩饰他裤子上的帐篷。幸运的是他的父亲似乎并没有註意到,他忙着牵起珍妮的一只手,带着她返回屋子里。

  珍妮在离开时转身面向克里斯,她的双眼闪烁着兴奋的光泽,说道:「感谢你和我跳舞,我们什么时候再把它跳完。」随后她的身体就消失在人群里。

  克里斯走进房子向楼梯走去,他现在一门心思都集中在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上面。遗憾的是,他被妈妈的几个朋友拦住了,她们想知道他最近在乾什么,他的学校怎么样等等。当他终於摆脱她们准备继续自己的释放任务的时候,时间都过去半个小时了。但是,事情显然还没有完,当他脱下衣服跳上床,就听到了门上的敲击声。他的父亲推开房门,差一点让他来不及拉过床单盖住他的勃起。

  汤姆一边走进房间一边说道:「克里斯,我需要你的帮忙。」「呃……没问题,爸爸,怎么了?」克里斯回答道,说话间把盖在他坚挺阴茎上的被单揭开。

  「唉,雷蒙德博士喝得有点多,我认为她不应该自己开车回家。你愿意帮我送她回家吗?本来我应该送她,不过我还有几个客人没有走,要是我现在离开对他们有点不礼貌。」「没有问题,爸爸,」克里斯说道,言辞之间很是急切:「先让我穿好衣服吧。」「谢谢,儿子,我欠你一个大人情。」克里斯取笑他的父亲:「能够大到给我支付修车的零件吗?」「嗯,或许没有那么大,不过,或许我会支付你的学费。」汤姆加大筹码对他的儿子说道。

  「好吧,好吧,你赢了。」克里斯微笑地说道,似乎让他送那个性感的女人回家是一件强迫接受的事情。事实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克里斯送雷蒙德博士回家,为了这个机会他自己倒是宁愿向他的父亲支付报酬。

  克里斯找到一条运动短裤和一件体恤,急急忙忙地冲下楼,匆忙之间甚至没有顾得上穿上一条内裤。当他下楼之后,发现他的父亲在门口处和雷蒙德博士交谈。

  她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好……着呢,可以……开……车。」「不,你不能开车。我可不想因为交通事故失去我最好的客户,也不想让她因为酒后驾车被抓起来。」汤姆一边从她的手里取走她的车钥匙,一边说道:「克里斯可以送你回家。」「喔喔喔喔喔,」珍妮说着转头看向克里斯,双眼里的炙热快把他融化。

  克里斯的父亲说道:「开那辆旅行车,我们明天再把她的车送回去。」克里斯冲向厨房去取钥匙,然后迅速地返回珍妮身边。他伸出一只手扶着她,开始带着她走出房门向他们的车走去。

  汤姆低声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小心点。」

  「别担心,爸爸,我会照顾好她。」

  家庭轿车是一辆比较大的别克加长旅行车,虽然有点旧,但是装运东西比较方便,而且一直以来性能可靠。因此无论克里斯或者他的父亲怎么劝说,他的妈妈都不愿意把它处理掉。

  在向车子走过去的时候,克里斯一直扶着珍妮的腰部。她重重地靠在他的身上,她的屁股顶在他的身上,她的上半身也靠在他的怀里。他的一只手尽量保持着珍妮的身体平衡,另一只手设法把车门打开。接着他把她转过身来面向自己,把她的后背送向座位。当她坐下之后,她就一下子向后倒在长条形的车座上,嘴里不停地发出咯咯的笑声。克里斯俯身想拉起她的双腿,这才意识到她的双腿大开,让他能够清晰地看到她的短裙之下的风景。他能够清楚地看到她淡蓝色的内裤,还有她隆起的阴阜。在这样的情况下,克里斯花了更多不必要的时间才把医师的双腿放进车里,然后才关上车门。当克里斯急急忙忙地绕过车头来到驾驶座的一侧的时候,他的性器已经半软半硬了。

  到雷蒙德博士的房子开车至少也需要四十五分钟,即使在这样的深夜里,克里斯也不想无缘无故地获得一张罚单,所以驾驶时间也更长一些。还有另一个原因是,雷蒙德博士斜靠在他的肩膀上,她的香水味道也使他的脑袋发晕,开起车来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了。

  在一开始的前十五分钟时间里,珍妮喋喋不休地说着醉话。克里斯只是专心开车,几乎没有听她说些什么。尽管如此,他还是清晰地意识到从她的身体上传过来的温暖。一会儿之后,他才意识到车子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雷蒙德博士要么醉倒了,要么睡着了。他向下一看,自己笑了起来,他看到的是她的短裙滑到她的大腿之上的部位,他几乎可以把她的内裤看得一清二楚。她的双腿张得更大,超过了社会公众可以接受的程度。从她的短裙领口处,他几乎可以畅通无阻地看到她的大部分乳沟。不需要克里斯多看几眼,他又开始变得兴奋了。尽管他也在进行自我谴责,但是他仍然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开始顺着他的运动短裤的裤腿向下变长。

  他试图自我控制不要兴奋,他心底想道:好了,集中註意力开车吧。不过,效果真的不是很好。在几分钟之内,克里斯的阴茎就完全勃起了,把他的短裤撑得往上回缩到他的大腿部位。如果他的短裤再短那么一吋的话,他的龟头就可能从他的裤腿底部冒出头来。

  克里斯忍不住了,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但是他还是把手伸向雷蒙德博士的短裙褶边。他的手颤抖着慢慢地撩起丝质布料到她的大腿之上,一直到完全可以看到她的内裤的位置。他让她的短裙保持这种状态,然后把手移回到方向盘。尽管如此,他的视线很快就回到那个部位。在仪表板的灯光和所经街道路灯闪烁照射到她的大腿之上的时候,他就可以看到她的内裤裆部,他甚至认为自己清楚地看到了几缕阴毛从她的内裤松紧带缝隙之间伸了出来。一想到这里,克里斯就感觉到自己的阴茎颤动起来,一滴精液滴到了他的大腿之上。

  当克里斯遇到红灯急踩刹车,珍妮本来放在他的大腿上的一只手突然之间向前翻滚,正好放到了他颤动的肉柱上方。克里斯现在真的左右为难,他到底应该把它移开呢,还是就这样放任不管呢?现在真的应了一句话:一边是天使,一边是魔鬼。遗憾的是,在他二十年的人生里,经常是魔鬼占据上风,所以克里斯根本就没有管那只手的位置问题。

  在小车继续前行的过程中,每当碰到转弯和红灯急停,珍妮的手就在克里斯的大腿上翻滚,克里斯经历了更多的刺激和兴奋。很快她的手几乎就停在了他的龟头把短裤顶起的部位,克里斯的心在他的胸腔里咚咚地跳了起来,他以微不可察方式稍稍地擡起屁股,使得那只手又向他的龟头把短裤顶起的部位移近了一吋。

  毫不夸张地说,当珍妮的手因为车身的震动移动的时候,他的勃起也在他的短裤里颤动。克里斯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兴奋了,他伸手拉起自己的短裤,使他肿胀的龟头露了出来,碰到了珍妮的手上。当他感觉到她的手上那柔软而凉凉的肌肤碰到他现在热烫而湿滑的龟头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呻吟一声。他的龟头猛地一颤,一股精液随着阴茎的脉动,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一般从龟头马眼里喷到他的大腿上,然后滴到座位上。

  小天使和小恶魔又开始争吵起来,不过这一次是小恶魔完胜。

  克里斯把他的手放到了业也失去知觉的乘客的柔软小手上,他的手一紧,把这只小手拉到他肿胀的蘑菇头上,握着珍妮的小手以他自己感到非常舒服的方式缓缓地在自己的肉柱上来回滑动。这一次并不是他的手在给自己手淫,而是一个熟透了的女人的没有意识的柔软小手。当然,这也是他被要求安全地把她送回家的那个女人。尽管如此,现在没有什么所谓的内疚能够阻止克里斯的行为了。

  他的手紧紧地握住她的小手,缓缓地在他阴茎光滑的皮肤之上来回滑动,随后逐渐加速到一个比较稳定的节奏。突然间,克里斯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一阵颤抖,他的睾丸也开始紧缩。根据以前无数个小时的实践经验,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过他自己已经无力阻止了。一声舒爽的呻吟从他的唇间溢出,他的龟头猛地一颤,滚烫而浓稠的精液开始从他肿胀龟头上张开的马眼喷射出来。随着肉柱一阵阵的脉动,克里斯不得不分出一部分意识努力控制着小车在路面上安全地行驶。飞溅的精液顺着他的大腿,一直往下流到他的脚踝。毫无疑问,这是他年轻而有限的生命之中所经历的最强烈的高潮之一。

  正如这次高潮来得很快一样,它的结束也很快,随后一股内疚的感觉就从克里斯的心底崩了出来。当他匆忙地盖住现在已经开始萎软的阴茎,他心底想道,天啊,我究竟干了些什么?现在脑海里那个小天使又跳了出来,使得本来已经尴尬的男孩心里的内疚进一步加剧。

  当小车在珍妮的房子前面停下,他可以看出她已经醉得失去了知觉。克里斯把她抱了起来,抱着她走进房子。由於无法从她那里得到任何帮助,他只好把她抱在怀里,爬上楼梯去寻找她的卧室。他打开的第二个房间似乎是最大的一个卧室,所以他走进去把她放到床上。然而,当他刚刚让她坐在床上,她就软绵绵地倒在床上了。克里斯准备离开,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他不能就让她这样躺着吧?他转身向她走过去,跪在她的脚边。他心底想道,我至少应该把她的鞋子脱下,让她的整个身体躺在床上。当他脱下她的鞋子的时候,他自然地分开她的双腿。不经意间他擡起头来,这个晚上他第三次看到了她被内裤包裹的胯部。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註意到的是,她的丝质内裤中央部位有一大团湿润的痕迹。天啊,他是多么喜欢看到女人身上穿着丝质内裤的景色啊!

  由於克里斯跪在她的脚边,他可以轻易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道,然而还有另一股气味刺激着他的鼻子,那是一种更加腥臊的味道。根据他在大学里与一位女性朋友的经验,他意识到这是女人的那种甜甜的麝香气味。克里斯内心挣紮着是不是把自己的头埋入她的大腿之间。

  就在这个时候,睡着的珍妮突然呻吟一声,接着身体扭动起来,她的双腿也随着扭动,她的大腿张开了,一直到最后她的短裙几乎退到了她的腰部。此时她的一条腿收了起来,另一条腿笔直伸出。透过她薄薄的丝质内裤的湿润胯部,克里斯现在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两片饱满肥厚的阴唇。

  克里斯知道自己不得不离开这儿,否则他会忍不住做下一些事情,那样会让他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他迅速地站了起来,把珍妮的双腿放到床上,然后冲出了卧室,实际上是冲下了楼梯,一直跑到他的小车那里。小天使现在终於小胜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