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小说

法拒绝的绿帽

  事情发生在2年前,我完全没有想像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我的妻子是学财务的,学历并不高,大专毕业吧,身材属於那种小巧的,皮肤也很好。

  我认识她是通过别人介绍,那时候我33岁,她30岁,她那么大还没有结婚是因为原来她的条件要求比较高,而在大学期间她有过男朋友,後来离开学校後2年分手了,好像因为那个男孩赚钱不多吧,这些她都没有和我仔细说过。

  她的性格属於比较内向的,爱脸红,平时她穿著不算新潮,结婚前爱穿牛仔裤,婚後也不怎么穿了;结婚後她比原来丰满了些,但是并不显得肥胖。可是虽然穿得平常,她确实不经意间总能散发出的性感,这种性感绝对不是故意做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的。她虽然身材娇小,可是嗓音比较沉。总体感觉,很像成熟的陶慧敏的感觉。 後来我从其他渠道得知,曾经在学校有人因为追她打架,这个人是她高中同学,在我们的婚礼上还来参加了,但是据说脸色很不好,也没有等婚礼结束就早走了。

  那个追她的高中同学在高中时候就和人动过刀子,但是由於家裏有背景,最终没有什么事情;後来他家人出资给他在北京开了一个公司,生意还不错,也算是一个小款了。我曾经问过妻子,追她的那个同学後来也有钱了,为什么她不同意作他的老婆,她说,「也要我看得上他才行呢」,妻子虽然觉得不能嫁一个穷小子,可是也不愿意嫁一个没有学历的款。好在我家裏在北京,我也是研究生,再说她当时到了30,内心也有些著急了,因此嫁给了我。

  打算结婚之前,她曾经对我说我娶了她是我修了8辈子的福分,我笑著对她说是80辈子的福分那时候她所在的公司由於获得了风险投资,因此业务繁忙起来,她因为财务的原因出差也多了。结果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她出差期间带了家裏的避孕套。

  当时我内心的震动是难以描述的,因为带这个的用途是显而易见的。要么她知道要和别的男人做爱,或者她心裏准备了有可能和别的男人做爱。我当时不知道是要立刻给她电话,还是等她回家再问。後来我还是打算等她回家再问。那次她出差2天,对我来说,真是2个不眠之夜,我每天都给她打电话,但是没有提避孕套的事情,她的语气也显得完全和平常一样,而我在电话裏尽量保持和平常一样,可是内心的滋味已经难以言表了。

  她出差回来的那天我开车去机场接的她,回家的路上有40分钟车程,对我来说是个漫长的路程。到家後她在我们的卧室整理行李,我问她为什么出差要带避孕套。她的脸上马上变了,但是她开始说避孕套就在床边的床头柜裏,问我为什么那么问她。我说我问的是她备用的那盒——在她的梳妆台第3层抽屉最裏面放著的—我知道她出差把那个拿了一盒。她的下一个反应是很生气,问我为什么随便检查她的柜子翻她的东西。而实际上我也有权利看她的柜子,并且我完全是因为意外才发现的。这时候我也表现的挺生气的。这时候她承认她确实带了避孕套出差,这一刹那如同翻江倒海般地打碎了我的感情。然後就是将近20分钟的两人之间的对视,因为结婚以来,我从来没有和她发过火、说过重话,而这时候我们结婚已经将近3年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和我一起的床上生活太枯燥了。

  她说他是她的同事,并且也结婚了,最初他们只是谈得来的朋友,後来一切就发生了。

  我开始坚持要求她说出那个同事是谁,後来甚至是求她告诉我,她终於告诉我,是她的上司王——而且我还见过,听到是他我的身体感到一阵难受,当时的感觉像是要吐了。那个她的上司确实非常有魅力,1米八以上的个子块头非常大,而且是个非常成熟的男人,她们公司1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就是他谈下来的。

  我记得和他见过面,他对我彬彬有礼,可是就是这个人,占用了我妻子的身体。

  那天晚上我睡在客厅,几乎是彻夜难以入睡。第2天早上我甚至没有看妻子的眼睛。而她还是照常去上班了,可是我的心情无法照常,因为我知道她又会看见他。当天晚上,她打电话说她工作上的事情要回来晚一些;等她回来之後,她看上去很高兴,并且好像对我的心情表示很同情。我问她这么晚怎么回来的,她说是王开车送她回家的。

  她说的时候看著我的眼睛,我当时内心一阵反胃,赶紧跑到洗手间吐了起来。等我吐完,她已经进卧室上床睡觉了,灯也关了。我一个人仍然在客厅睡,整个晚上辗转反侧,想著她做的事情、说的话、还有她的眼神。

  接下来的几周时间,我们交流了很多回,我知道妻子没有考虑离婚,或者搬出去住,并且她也知道和王没有未来,王已经结婚,有孩子,并且也不愿意离婚,并且还有她不喜欢的——王抽烟。他们只是好朋友,并且发现双方面临的配偶的情况类似——王的老婆也无法吸引他,在床上无法满足他。因此妻子和王自然从朋友关係发展到了性的关係

  最终,我们没有离婚。——事情就这样继续发展著。妻子对我仍然有很强的吸引力,我仍然很深地爱她,并且我不愿意让我的父母经受这样的打击。我们甚至不怎么谈论这件事,我怕我如果胁迫她停止,她会离开我。我甚至知道她已经把我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告诉王了。我不知道之前有多少次,她在白天和王亲热後,回到家裏睡在我身边。

  就这样将近过了1年,我变得更加明确地知道我不愿意和妻子分开。而且我感觉到妻子生活的一个很大的部分是我无法真正触及和了解的。她的上班的穿著虽然仍然适合工作场合,却更加性感,她也更加显得自信。而对我自身而言,我更加著迷於她了,并且我告诉她我同意他们继续交往。但是我的要求是她必须告诉我他们交往的细节——比如他们约会的计划,以及他们一起做的事情。妻子同意了我的要求,我们之间的关係渐渐缓和了。我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在一起,并且她会告诉我他们做了什么。这让我们两人都觉得兴奋,可是我们之间的做爱比原来减少了有时候他们单独一起的地点不方便,我向妻子提出可以在我们家,如果来的话,我可以出去为他们腾出空间。

  妻子说她会考虑的。一天早上我在洗澡,妻子探头进来问如果上午家裏来一个客人我是否能同意。这是第一次我不得不说同意,并且知道在自己的家裏马上要发生什么。她打算那天上午不去上班,我听到她打电话给王,说可以来,说我半个小时就回去上班。

  那天早上在单位,我的感情深处感觉好疼,根本无法工作,因为我不得不说答应,而我内心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大约中午左右,妻子打电话给我,说她马上去上班了。虽然我们两个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我们没有多说一句话。10分钟後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立刻开车赶回家中。

  我赶回家中,看到餐厅有2个用过的杯子,洗手间的马桶的盖子是掀开著的。

  内心我不愿意去卧室,可是还是进去了。床已经叠好了,但是窗帘是拉上的,不开灯的话卧室没有阳光很暗。

  我打开装避孕套的柜子,看到裏面的盒子的盖子是打开的,旁边放著一个打开的空的锡袋。然後我回到卧室洗手间,发现洗手间的废纸篓裏的最上面的几张用过的攒成团的卫生纸,——是湿的,我拾起打开看到裏面是「他」留下的精液,尚未完全被吸收(後来我知道这几张纸是为了防止泄漏的,妻子起床後,精液开始顺著留,因此她用卫生纸擦拭和防止更多渗出来)。

  我眼前的现实让我揪心地嫉妒和疼痛。

  这不是想像的小说,而是我被带绿帽子的完全真实的回忆。这不是换偶或者其他兴奋的经历,而是作为一个男人的完全的失败,无法满足自己的妻子,而另外的男人取而代之。妻子不是一个「荡妇」类型的女人,这也不是什么游戏或者幻想,这就是现实——它是如此真实而又如此让人难受。它完全击垮了我的自尊。

  不久後,我也渐渐改变了。一天,她很晚从公司回到家中,说她太累了没有力气告诉我发生的故事——明天再说。然後她就上床了。我看到她脱在衣柜上的衣服,看到她脱在洗手间的内裤。我一直喜欢看她穿著性感的内裤(可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我发现她脱下的内裤的分叉处浸湿了,很明显是精液。可是那精液并不是完全的白色或者清色,而是更加黄色和粘稠,那味道带有汗味和——很难找到合适的形容词——「熟」的味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女分泌物的混合液体。这液体和味道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强烈的兴奋,这样的兴奋夹杂著耻辱和羞愧——谁像我这样通过检查妻子的内裤来寻找妻子出轨的痕迹的。可是这次之後我经常在她睡觉後查看她的内裤。终於有一次她发现了,我以为她会非常生气——她确实流露出讨厌的表情,可是她也承认这很「黄」很「色情」。她问我拿她内裤做什么我告诉她我闻上面的精液和她体液的味道,她问我舔过没有。我告诉她没有,她接著说她能想像如果我舔的话,会非常刺激,说罢她就回床睡觉了。

  大约一星期後,妻子告诉我她和王下班後会在一起,要晚些回家。回到家後,她问我是否打算再次检查她的内裤。在卧室,她脱光了衣服只剩下内裤,然後开始扒下内裤,然後看著我说,「真的很脏,如果你不喜欢就别勉强」,然後让内裤滑落到地上。我想让她感觉到兴奋,於是我帮她把脚抬起来拾起内裤,和原来一样,内裤被精子和她的体液浸的很湿,可是这次不同的是还带著她的体温。她又说我不要勉强,可是在她的目光注释下,我轻轻地舔著内裤的分叉处。舔的时候其实没有感觉太多的精液,可能是都渗进去了。但是还是有微咸并且略微清淡的味道。我又有些反胃—但是没有吐出来——不是因为那味道,而是因为我所做的屈辱的事情。

  妻子问道,「喜欢这味道么」,我不清楚她是认真的还是带有嘲讽的味道,我告诉她是她身体出来的因此我喜欢。她笑了起来问我知道不知道我舔的是什么。

  我说我知道,裏面有王的精液,但是由於是从她身体出来的,并且她希望我这样,所以我就按照她希望的舔了。

  她说可能主要是王的精液,因为在回家路上一直感觉到下面在流。然後她说她要睡觉了。关上灯後我可以闻到她那裏散发的味道。

  她背对著我侧身躺在床上,我缓缓滑下身子,把脸贴到她的臀部,开始轻轻舔她的後面和结合处。很快我就听到她发出的呻吟声,接著她的手伸到後面轻轻按著我的头,我能感觉她下面流出更加浓稠味道更加重的液体。我能感到她非常的兴奋,几分钟後,她到了高潮并告诉我她爱我。後来我们在床上聊了一会,妻子说刚才我的举动让她非常兴奋,如果我不觉得恶心和勉强的话,以後还可以这样。

  也许这就是绿帽子男人的一种现实吧,它会让人心很痛,但是对某些人来说,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