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小说

美丽新世界

  右臂粉碎性骨折,乐观估计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缓过来,这里的缓过来指 的是把手臂上包紮着的石膏拆掉,还不知道有什么后遗症。整个绑着石膏的右臂 重量完全压在我的脖子上,令我又酸又痛,我挣扎着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眺望, 乌云倾盖,虽然是中午12点多,但是没有阳光,让人感到有些郁闷。

  这次「奋不顾身拯救女学生」的事件倒是这所私立学校中的一件大事,这次 事件的发生颇出乎同事们的意料,校长为了这个事,还联系了几家当地的报社进 行了报导,并把我原先临时编制转为正式的了,也算是一个补偿吧!

  哼哼哼,如果是坏了事,那一定是临时工的问题,要是面子上有光的事,那 临时工绝对突然间变成了正式员工,嘿嘿嘿,社会就是这样!

  我用左手不熟练地泡了杯茶,哆哆嗦嗦地端到嘴边。前几天我这个小公寓热 闹得很,报社的记者们都来採访我的救人经历,我的故事也不知说了多少遍了, 总之按照校长病床前的殷切嘱託,我把自己树立成舍己为人的教育工作者形象。

  转眼之间,人去楼空,呵呵,再过半年,有谁还会记得这事?生活再一次陷 入了平静,这个时候我才领会到寂寞的感觉是多么的无奈。因为这场事故,我的 右臂完全是废掉了,即使断骨接上,按照医生的说法,以后也难以发力,这可是 右手啊!我才三十岁啊!原本就已经千疮百孔的生活,会更加艰辛吧?

  缺少了右手的我昨天不慎将外卖的麵条打翻在地,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收拾乾 净,我想,自己就像是在墙角的那团烂麵条,委顿、噁心,还泛出让人不爽的气 息。

  这个时候敲门声传来。我的嘴角扯动了一下,今天倒很稀奇,难道还另有记 者?我蹒跚着走到门口,一边脑子里又开始排练那段说辞.

  我费力地将门打开,忽然之间,我的眼前好像出现了阳光。多年之后,我一 直在回忆那个瞬间,我很确信当时是阴天,但记忆中为什么总是有金黄色的阳光 相伴?脑子里「轰」的一声,不知过了多久,我只觉得夺目的阳光在眼前闪耀, 让我再回过神来的是女孩子清脆的声音:「顾老师呀,我和我妈妈来看你了。」是朱可儿的声音,但是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她身旁的那位丽人身上。映入眼 帘的是她美如天仙的脸庞,椭圆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瑕疵。

  为什么有阳光呢?是她的眼睛,浓密细长的睫毛下一对丹凤大眼,那两颗通 透的眸子,勾魂摄魄,偏偏又温情满溢,绝不给人以冷艳的感觉,反而时时刻刻 都在诉说着真诚.

  媚!但并不是妖媚、不是暗媚,也不等同於简单的娇媚,而是明媚,大大方 方的明媚,像阳光般的明媚。阳光般的女子!

  她的右眼角下缀着一颗美人痣,又给她平添了几分优雅气质,高高挺立的俊 俏鼻子下,微微厚实的双唇沁着一丝笑意,让人不由想上前咬上一口。热情、善 良、干练,再带些少女般的纯真,这是我对这位绝色美人的印象。

  「你……你……我……我……」我张口结舌,这是我遇到美女一贯的情况, 今天这样明艳动人的少妇更是让我侷促不安。

  「什么你你我我的,会不会说话啊?难道你的手断了,连脑子也一起短路了 吗?」一旁的朱可儿看到我这样的神情,很是不爽。

  「可儿,你怎么这么说活?顾老师是救你的恩人,你一点礼貌也没有,快向 老师道歉!」看得出这美丽少妇的性子也是很爽朗,她柳眉微蹙,斥责女儿的样 子倒是别有一番风韵。

  朱可儿一向混世魔王惯了,可是遇到她的妈妈,好像又变成了如来佛手里的 孙行者,她吐了吐舌头,清纯的小脸皱了皱:「好啦,我道歉,那个……那个顾 老师,对不起,我不该说你脑子短路……就你这脑子根本就有路的吧……怎么会 短……嘿嘿嘿!」那美丽少妇一听,登时又要发作,我赶紧赔笑道:「别说啦,我们进屋里去 吧!」可儿哼的一声,老实不客气地向里面走去,那丽人抱歉地对我笑笑:「顾 老师,真对不起,这孩子被宠坏了,性子有些野……」哪里是有些野,简直是孙猴子转世啊!我嘴巴里却说道:「小孩子调皮一点 聪明,嘿嘿……」一边领路走进房间,不由自主地斜目打量着这动人的少妇:她今天穿得比较 休闲,简单的一件贴身的白色T恤,搭配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真正的美女是 不需要通过暴露的服装来体现身材的!就像眼前的这位。

  T恤被她壮观的胸围撑起一个美妙的弧线,伴随她的步伐轻微的鼓动着,隐 隐可见里面蓝色的内衣吊带细成一条粗线,在她如玉般洁白光滑的后颈处打了个 结,看起来十分性感。

  这……这至少得有E罩杯吧……好大啊!难怪之前可儿对那个X桐的凶器那 么的不屑,原因在这啊……我也终於知道可儿的挺拔身材的来源了,是遗传的力 量啊!

  更让我心跳加速、口乾舌燥的是她牛仔裤包裹着又圆又翘的臀部,勾勒出迷 人的曲线,贴身的牛仔裤将她的腿部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健美、浑圆、修长. 雌性荷尔蒙从她的步伐带起的臀部晃动摇曳处弥散开来,我彷彿闻到了空气中迷 人的芳香,太完美了,怎么会有这样的美女!我感叹着,故意落后了一个身位, 好好关注着美女少妇的摇曳的屁股。

  这个时候可儿的声音又传来了:「喂!你……你在看哪里呢?」少妇讶异地回头,我立刻将视线挪开到我的右臂上,皱眉道:「刚刚好像这 边又痛了一下。」可儿将信将疑地撇撇嘴,那少妇很是善良,又挪步退回到我身边来,关切地 道:「顾老师你的伤口又痛了?快快快,坐下来……」说着,她很热心地扶着我 的左手臂,看了看房间,将我扶到了唯一的椅子上。

  整个过程,我就感觉到完好的那只左手手臂上传来的沉甸甸的绵密感觉……这……这是女性的胸部啊!成熟女性的乳房!我无声低吼道,内心深处蕴满 了无限的满足。

  虽然隔着夏天的衣物和胸罩,可我仍然能感受到少妇胸怀的宽广和美好,这 身材好劲爆啊!这对大奶……至少有E罩杯吧?可能还不止!弹性也相当惊人!

  我差一点就叫出来了,幸好最后的一点清醒让我冷静下来。

  这少妇美艳绝伦,可是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心机,反而给人感觉……有点……天然呆。睡尼瑪逼,起來擼照理说胸部被我这样的一个陌生男人触碰到,身为女性总应该有些 警觉或羞涩,尤其是这样的大美女,但我心虚地偷瞄了她的俏脸,看神色却也没 有什么特别的异常。

  反而是她的女儿朱可儿机警过人:「喂……顾老师,你脸上的表情怎么好奇 怪的?像喝醉老酒的一样。」酒不醉人人自醉啊!这小妮子的洞察力惊人啊!

  我在椅子上坐好,努力将心中升腾起来的异样情愫压制下来,用最沉稳的声 音说:「也许是我涂的外用止痛剂的副作用吧!哦,你们坐……我这里很简陋, 就坐在我的床上好了……只要你们不介意的话。」小妮子可儿檀口一张,刚想要说什么,她妈妈将她一把拉住,抢先说:「怎 么会介意呢,这里虽然小,但是还蛮温馨的……床上就床上吧,没关系的,我们 不讲究。」两个人并排坐到了我的床上,我又心猿意马起来了,一个年芳十一,而另一 个……应该年级不超过三十,两张绝美的脸庞有八分相像,这样的不同风味的美 女竟然同时出现在我的床上,嘿嘿,如果能左拥右抱……哇!太给力了,简直不 能再想下去了!

  不行,我应该说些什么,否则让她们看出我现在的想法,可就糟糕了,但说 些什么呢?「你们长得好像……」一向词穷的我此时此刻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张 口就胡说.

  小妮子听了却很开心,可儿自豪地说:「那当然了,我们是母女嘛,嗯……明宇叔叔说我和我妈年轻时候简直一模一样,现在走到外面去,经常有人误 认我们是姐妹花哦!「是啊,一样的高挑,腿也是一样的修长,皮肤一样的嫩白,床上功夫肯定也 一样的好,我暗叹着,不过那个明宇叔叔是谁?

  「嗯……那个……可儿妈妈你好年轻啊,不知道有多大?」我想了想,冒险 问了一句年龄,也过了嘴瘾.

  这句话的关键是多「大」?E罩杯还是F罩杯?

  「三十啦!」美丽的少妇在我床上挪动了一下臀部,微叹了口气:「唉,老 了……」「哪里老了?可儿妈妈,你看起来才最多二十五岁啊!」我这句话倒是由衷 的,眼前的美女虽然身份是少妇,眉眼间看起来依然是少女的媚态,只不过身材 像熟透了的番茄,比起青涩的少女,让人更加垂涎欲滴。

  美女听了,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前仰后合,胸口的波涛更加的汹涌,真担 心薄薄的T恤被撑爆掉啊!

  「如果我今年二十五岁,可儿今年十一岁,那我十四岁就生了可儿了,可能 吗?哈哈哈,顾老师你真逗。」可儿也在一旁「嘿嘿」直笑,我脸红了红,悻悻然说不出话来,想挠挠头, 但右手抬起来,却是一个绷带缠起来的怪东西。

  见我发窘,少妇站起身来,伸出了左手:「嗯,还没作正式的自我介绍. 顾 老师你好,我是可儿的妈妈,我叫陶醉……嗯,就是那个陶那个醉,哈哈,我父 亲给我起了个怪名字。」朱可儿这个名字也很怪啊!

  「好名字,真是人如其名!」

  陶醉妩媚地一笑,对我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意思啊?」一向内向的我哪里能回什么话,下意识地回避着妩媚如小刀子的眼神,缺乏 自信的我太可悲了,我又一次认识到自己的短柄。

  「妈妈,顾老师被你陶醉了嘛!」一旁的可儿插嘴道。

  陶醉嘻嘻一笑,没有在意:「顾老师,上周发生的事的来龙去脉可儿都和我 说了,我真的是太感谢你了,可儿是我唯一的寄託,要是……要没有你的见义勇 为,如果她再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陶醉的性子直来直 去,刚刚还妩媚如花,说着说着就眼眶就红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我听了大吃一惊,寡妇?原来是寡妇!年轻寡妇,独守空闺,肉体像熟透了 的果子一样,我操,这不是暴餮天物吗?

  「可儿妈妈,你别这么说,我……我身为她的师长,这是我的责任。况且你 看,通过这场事故,虽然我暂时手臂断了,但好歹解决了编制的问题,还上了报 纸,你看……」说着,我从一旁的桌上拿出了前两天的报纸,在第二版第三页头 条,赫然写着:「大龄剩男奋不顾身抢救如花少女,屌丝也有正能量!」可儿「噗嗤」一笑:「大龄剩男、屌丝……哼哼,好贴切呀!」陶醉拿着报纸,也忍俊不禁:「啊呀,怎么……怎么好这样就说你是……大 龄剩男,还男屌丝,这是实名的耶!咦?这样写的话,这几天有没有倾慕你英雄 事蹟的女孩子联系你啊?」「没……没有。」「怎么会这样呢?照理说,这样的事蹟应该能倾倒一批女孩的呀!」「这里,」我指了指长篇报导最后的一个角落:「你看,这里记者附上了我 的照片。」陶醉一看,柳眉舒展了一下,嘴巴成了一个「O」字,点了点头,随即好像 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偷看了一下我。

  我苦笑道:「没什么的,就我这副尊容,如果还有女孩子会打电话过来,那 就是眼瞎了吧!」可儿在一旁大点其头,颇为认同我的讲法。陶醉却微微一笑,她没有像那些 言不由衷的记者一样安慰我说「其实你不丑」,或者说「心灵美才是真的美」这 样的废话,而是用最真诚的眼神瞪着我,轻柔地说道:「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 么人,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你要化阻力为助力,如此一来才没有弱点,用它 来武装自己,就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和我说话,她的眼神是如此的清澈,一点都没有别的 女性看到我时候那种挥之不去的鄙夷,我只觉得阳光照射过来,温暖了我冰冰凉 凉的心底,我瞬间被感动了,无意识地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窗外的阳光真真切切地从外面照射进来,乌云毕竟没有变成倾盆大雨,反而 神奇地消失了,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又好像在梦境中一般。

  陶醉她吐了吐舌头,就像少女一样可爱,原来可儿的这个常用动作是耳濡目 染的:「啊呀,今天是来道谢的,怎么……怎么好像变了味了?嗯,顾老师,谢 谢你了。」说着,她拉起了一旁正玩着手机的女儿,两人一起鞠了个躬。

  陶醉的T恤领口不算很低胸,但是也不是紧身的款式,我还没有从刚刚的金 玉良言中醒来,目光又被另一种感官刺激到了。

  陶醉的身材高挑,至少有170公分,她态度真诚,鞠躬的角度几乎呈九十 度,使她挺凸的巨乳离我的脸大概只有一个伸手的间隔。在这样的近距离,我根 本不用探头就能看进那道诱人至极的乳沟,从圆领T恤低荡的领口望下去,雪白 而隆起的两个肉丘若隐若现,仅管能见度大约只能见到北半球的三分之一,但这 却正是更叫人坐立不安的深度诱惑。

  我的本能驱使着我将脖子尽力竖起,好从更高的角度去窥视春光,两道眼光 直直的射进陶醉的衣领里面,刹时一对被半罩杯胸罩包覆住的乳球便落入了我眼 底,虽然还是无法窥得全豹,但当那胸罩的秀气花边跃入眼帘时,我胯下尘封多 日的肉棒立刻有了反应。

  等到她们母女两人直起身子来,我却只能弯着腰,无法直起身子来了,因为 要方便单手脱裤如厕,我的裤子很单薄,那致命的诱惑下,胯下都竖起旗桿了, 我可不能如此失态啊!被发现可就太尴尬了!

  「咦,老师你怎么了?」天然呆的陶醉问道:「又不舒服了么?」我赶忙点 头.

  「哼,我看是眼睛痛吧?!」可儿闷声道。

  「眼睛痛?」陶醉还不明所以。

  真是迟钝啊,你这样的大美女居然一点都没有心机的,刚才那样的动作,正 常有戒备心的女性都会捂住领口吧!

  我只能作势按着肚子,道:「应该是昨晚着凉了,有点胃痛。」「哦~~胃痛啊~~」母女两一起发出声音,音调却是截然不同。陶醉声音 里充满了关心之意,小妮子却只有怀疑,还有幸灾乐祸。

  「对了,可儿,你下去把车里的水果拿上来,差点忘记了。」陶醉拍拍身边 的女儿。

  「妈妈真是个糊涂蛋!」可儿从我的床上弹跳起来,接过了A8车钥匙,听 话地向外走去。

  快走到门口,她忽然回眸瞪着我,大声道:「我警告你哦,我离开后你不要 欺负我妈妈,否则我对你不客气!」说着比了比她纤细的手臂,奋力想憋出一块 二头肌来,表情十分可爱。

  陶醉又好气又好笑:「说什么鬼话!快点去!顾老师是个好人……」小妮子 这才「咚咚咚」的跑开.

  特地将女儿支开,我知道她一定会对我说点什么. 说实话,和这么一个衣着 轻薄的大美女在一个房间里,我还是头一次,所以我也更紧张了,手心不断地在 出汗,腋下的汗珠一粒一粒从肥硕的腰际滑落。

  陶醉想了想,低声道:「顾老师,我来告诉你可儿爸爸的事吧!」说这些干什么?我有点奇怪,但还是点点头.

  「是车祸,家里五个人,两死三伤……」陶醉的眼睛里有些湿润:「那天可 儿爸爸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可儿和爷爷奶奶坐在后排,突然那辆车……闯红灯……就……就……「陶醉深吸了口气继续说:「实际上,当时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本来是最危 险的,可儿坐在我后方,我的先生为了保护我们俩,故意将车头横过去挡住那车 的……」「他真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啊!」我由衷感叹道。

  陶醉眸子里深藏着对死去丈夫的爱意,我看得心中都是一颤,要是有个女人 也用这种眼神看我,那该是什么样的感受啊!

  「所以我每天接送她上学,可儿在马路上特别怕那些车,甚至要闭起眼睛, 她有心理阴影……」我恍然大悟:「她楞在马路上,也不躲闪,原来是这个缘由,我想她那么古 灵精怪,不至於来不及反应的啊!」陶醉叹了口气,点点头,眼睛里又有了担忧:「那次车祸,可儿也受了伤, 但不严重,可是给她带来了极大的伤痕,一年后她才肯重新上学,但是性格已经 是……」她顿了顿:「有点古怪。」哪里是古怪,简直是奇葩啊!这么小的年纪,刁蛮、任性、早熟、偏执!人 长得倒是极为漂亮,身材也高挑,遗传的力量真强大。

  陶醉继续说:「她其实缺少安全感,我工作又很忙,所以才导致今天这样的 她。虽然她很依赖我,但也从来不告诉我学校里的事情,除了顾老师你……」年 轻的寡妇抬起头望向我。

  「我?」我有些紧张。

  「是的,她告诉我学校里有个关心她、十分听她话的顾老师,一直让她很开 心……」我暗自翻起了白眼,我是她的奴隶你不知道吗?就因为偷看了她几次内裤, 她就抓住了我的把柄,千方百计的要挟我!

  「你的意思是……」

  陶醉捋了捋鬓角的头发:「能不能让可儿经常来你这里,她似乎在这里感觉 到了……」她好像有点不好意思,顿了顿,才继续说:「安全感。」是把我当成父亲了吗?

  陶醉见我没有回答,真诚地看着我说:「特别是你同样奋不顾身地救了她之 后,你知道,她失去了父亲和奶奶,只剩下我,还有……她爷爷,普通女孩子能 得到的爱,她都不能完整的获得,我看得出,她能在你这里获得一些安慰。」「和你丈夫一样?」我问。

  「嗯,和我丈夫一样。你们都在车祸即将发生的时候奋不顾身的救了她!」陶醉说到这里,泪水都在眼眶中打转.

  那就让我和你丈夫一样,好好干你一次,你一定很饥渴吧?就在这个床上!

  我说:「当然可以……可儿其实很可爱的,你让她经常来吧!」陶醉见我如此爽快答应了她,大喜过望,赶紧擦了擦泪水,又站起身子来深 深的鞠了一躬。不用说,这次没有她调皮机警的女儿在旁边干扰,我又一次大饱 了眼福,那对被乳罩束缚着的人间胸器,我总有一天要解放你们!

  「只是我的手可能还是不方便……」我慢慢不紧张了。

  「是哦……你都受伤成这样了,我还要麻烦你……」陶醉歪着头,盯着我木 乃伊似的右臂。

  「医生说,快的话,一个月就可以拆掉了。」我告诉她。

  「嗯……」陶醉眨巴眨巴大眼睛,想了一会儿,忽然道:「这样吧,为了答 谢你的救命之恩,还有将来照顾可儿的情份……」和我来一发吧!!!!!

  「这个月,一有空的话,我会过来照顾你,好不好?」陶醉露出了她标志性 的爽朗笑容。

  「好!」我立刻说道,顿了下,才结结巴巴地说:「不影响你的工作吧?」「酒店的工作其实也并不是太忙的,放心吧,顾老师。」「可儿妈妈,你实在是太好了!」我由衷地说.

  「别叫我可儿妈妈了,把我叫老了都!」陶醉说:「你就叫我桃桃吧,要不 然本名也可以。」「好……那你也不要叫我顾老师了,我叫顾大郎,你叫我大郎就好!」「又是桃,又是郎的!」可儿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 里面一串大香蕉。她老实不客气地走进来,一边说:「妈妈和老师可以成立一个 组合嘛!」她啧啧称奇:「就叫桃太郎吧!」三人一齐笑了起来,初夏时节的阳光从窗外铺进来,整个屋子里一片祥和。